设置

关灯

被C到c喷

    和消防员哥哥恋爱后(1v1h) 作者:爱喝金银花露
    被c到c喷
    他的声音魅惑又低,带着气音。
    江情气到身体发抖,而面前高大的男人却已经欺压了下来,
    他身上是干净的沐浴露味道,黑眸盯着她的眼睛,那张俊颜也压低了下来。
    江情下意识地想要躲,步子往后退了下,撞到了沙发脚上,没站稳,一屁股坐进了沙发里,还没来得及反应,程景言修长的手指就已经握住了她的下巴,指腹轻轻地摩挲着……
    江情只觉得那儿像是冒了火。
    他弯着腰一低头就含住了她的唇瓣,灼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脸上,喘息陡然变得粗重起来。
    他含了下她的唇瓣就离开了,紧接着又含了下,带着试探。
    像是一只饿得狠了的猎豹,专注地凝视着猎物,那只很快就要落入口腹的小猎物。
    它逃脱不掉,挣脱不开。
    江情伸手去推他,一秒就被他攥紧了压在头顶,她气得连嘴唇都在抖,“程景言!你——”
    她大骂,他又过来亲她。
    “混蛋!”
    她连骂都骂不完整,嘴就被堵住了。
    “呜……”
    “乖,留者点力气等会儿会叫。“程景言的另一只手伸进了她的表服里,他一只手不好解内衣,用力往下扯了,那肩带似乎很脆弱,一下就被他扯了下来。
    两只乳房不甘被束缚,跳脱了出来,又大又软,弹在他的手心上。
    “啊……不要。”
    程景言的手指握住了那挺翘的乳房,乳尖因为兴奋已经挺立在他掌心了,他的指腹轻轻刮蹭过,江情身体就抑制不住地颤抖,嘴里发出哭泣似的呻吟。
    他的唇往下移,张口就含住了她的乳肉,舌尖对着乳尖舔弄打圈。
    江情大口喘着气,脸色潮红,眼眶里的眼泪落了下来,哭着求他,“程景言……不要……你这样只会让我恨你!
    这句话明显含了些杀伤力,江情感觉到程景言含着她乳尖的动作停了下来。
    她终于得以喘息,可下一秒却听到程景言低低地笑了。
    那笑里面似乎多了丝嘲弄。
    “恨?“程景言接着她的背脊平放在了沙发上,一把扯掉围在腰间的浴巾。
    江情眼睛稍稍一瞥,就看到了那根又粗又大的紫黑色肉棒,硕大圆润的龟头直直地对着她,像一竿子长枪,直戳她的心脏,她吓得眼睫微颤,除了哭叫连反抗都忘了。
    他整个身体覆上来时,那棍滚烫的性器就抵在她的腹部上,灼人的温度源源不断地透过肌肤传递到她的脑神经。
    好大!
    好烫!
    烫得她浑身火烧!
    他的舌尖一下裹佳了她小巧的耳重,舔了会,一路往下滑,沿着她的天鹅颈来到锁骨,声音沙哑性感,“你现在越恨,等会儿就会越爱。”
    江情终于意识到事态发展有点儿控制不佳。
    他的掌心很烫,轻而易举地揉捏着她的乳房,指腹灵巧地拨弄揉捏她的乳房,另一只手则勒紧了她的腰,让她的小腹贴紧他的昂长,他的力道很大,像是要把她肉进他的身体里。
    江情害怕得浑身哆嗪,下面被他擦拨得湿透了。
    她拼命夹着腿,哭着喘息“恩……你说的……我还小……你不进去的。”
    “我反悔了。”
    “程景言……呜呜呜,你无赖。”
    “我从来……只想让你开心。程景言的一条腿压着她的一条腿,手探到了她的三角区域,摸到了细腻的肌肤,他指腹上温度惊人,烫得她身体发软,双腿根本并不拢,手指一下就递到了她的穴口,摸了一手的水,“你看,你的小比比你的嘴诚实。”
    他说这话时,喉咙里溢出粗重的喘息。
    江情羞耻极了,敏感的身体都弓了起来。
    他扯掉内裤,手指拨开一条细缝,长指沾着她的淫水上下滑动了两下,指节便钻进了温热的穴口,他往里面抠弄了两下,就碰到了那层处女膜,他没有继续前进,而是摸着穴口位置的敏感点,不停地抚摸起来,指甲故意轻轻刮。
    “……程景言……江情紧张地叫起来,下面绵延不断的快感侵袭着她坚定不要被操的神经,小腹下意识地一紧,夹住了那根手指。
    “疼?”
    “……”江情吸着鼻头摇了摇头。
    “乖,放松点。“程景言额头上生生比出了一层汗意,身体往下移,撑起她的腿,低头一口含住了她肉嘟嘟的花穴。
    湿热的气息缠绕在花穴口,那可怜兮兮的花瓣在空气里猛地颤了颤,粗糙的舌面舔上两瓣花唇,舌尖沿着花缝来回舔吸,最后在凸起的阴蒂上打了个圈,狠狠允了一口,吃得整个客厅都是喷喷水声……
    “啊,不要,那儿脏。”
    他的舌头舔上来时,江情就惊得撑起了身体,可下一秒,她绷着的身体就被舔得软了骨头,整个人往后倒去。
    程景言把她的双腿大大地分开,舌尖裹着那颗滚动的小肉粒反复地挑逗,舔得她喉间的哭腔变成了抑制不住的呻吟。
    没一会儿的功头,她便小腹发酸,尖叫出声,屁股往上一挺,身体里喷射出一道水液。
    射了程景言一脸……
    程景言本就湿的刘海因为帮他舔x而掉落下来,他手指索性插入发间,将头发全都倒梳在了脑后,露出了他光洁的额头,
    他舒展起身形,要命的性感。
    他耐心十足地再次将手指戳截进那一缩一缩的小穴,感觉有温热的淫液包裹,他又试探地放入了一根手指,两指并拢在里面揽动深入,进进出出截弄了好几下,刚刚才高潮的江情哪里受得了这样,哭叫着“呜呜,不要了,不要……”
    江倩在高潮里听到了程景言发出的低低的偷悦笑声,“爽吗?“
    江情的身体抽一抽的,脸色潮红,身上也泛起了粉色,高潮让她意识涣散,根本无法思考。
    程景言握着性器,硕大的龟头对准了她的穴口,上下滑动了几下,借着淫水就顶了进去,劈开层层褶皱,进她的身体里……
    江情被插得意识瞬间清醒,底下传来撕裂般的痛意让她猛地弓起身体,意识到程景言根本不是说着玩的,而是来真的,吓得她尖叫出声,拼命摇头,眼泪顺着脸颊滑落.“啊呜呜,不要不要……”
    她的屁股不安频繁地扭动起来,程景言掐住她的腰身,俯身就吻住了她的唇,发狠一沉,整根没入,粗长的性器几乎一下就抵到了最深处,里面紧致的嫩肉一圈一圈地挤压而来,夹得他头皮发麻。
    “c!这么紧!”
    他爽得喘气如牛。
    江情快要疼死了,哭得不能自已,身体不可抑制地发抖,根本承受不住,尖叫出声:“你出去……不要……好痛……”
    “别动,一会儿就好了。”
    “程景言!你是大骗子,大混蛋……呜呜……”自从遇上了他,她就哭得没完没了,这辈子的眼泪都要哭光了。
    程景言压低身体舔她的泪,亲她的眼睛,沿着她的眼睛允吻她的脸,唇,再到锁骨……,手指不断爱抚刺激着她的乳头。
    里面的东西又粗有大,还特别烫,像是一把烧红了的铁斧撕开了她的身体,江情大口喘息,迫使自已适应它的存在。
    隔了会儿,疼痛感缓缓被饱胀感和灼烫感取代,让她情不自禁地低低叫了起来,“我还要高考……呜呜,我还能高考吗?”
    都这个时候了还在想高考。
    程景言简直被逗乐了,他眼里藏满了宠爱,“只是身子被操,又不是脑子被操了。”
    江情又哭了起来。
    程景言忍得够辛苦,看她还能想其他事,痛意一定减轻了,他轻轻动了动身体,长驱直入,龟头磨着她的最深处。
    江情的呻吟声变了调子。
    他注视着她的反应,见她没那么排斥了,掐着她的腰,猛烈地在她体内抽送起来,粗喘着在她耳边说:“江情,我不骗你,让我好好爱你。”
    江情被插得身体止不住地颤抖,混杂着处女血的淫水沿着腿心往下滴,身体像是过了电似的,酥麻一片,那种陌生的快感如浪涛一般直冲她的天灵盖,舒服得她只想放声大叫……
    可这场欢爱是程景言强行的。
    她咬着唇,故意压抑着心底的欲望,不想让他太得意。
    她那点小九九哪里逃得过程景言的眼睛?
    程景言张嘴就含住了她的唇,吸允着她口腔里的一切,她被吻得缺氧,小手无力地抵着他的穴口,喉咙里细碎的y逐渐放大,“啊……,哈……,啊……”
    程景言根本不给她喘息的机会,腰胯摆动的幅度又大又快,几乎每一下都顶到了最深处,直顶得她抑制不住地尖叫,小穴一缩一缩地喷水,全数冲刷在他硕大的龟头上,收缩着箍着他的肉根,夹得他问哼一声,他稍稍往外退一些,那淫水就全都喷在了他阴毛上……
    沙发上湿了一大片。
    “宝贝,你好会喷,这么快就到了。”
    --
    被c到c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