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程景言……要尿了

    和消防员哥哥恋爱后(1v1h) 作者:爱喝金银花露
    程景言……要尿了
    程景言有些迫切地将她从沙发上捞起,炙烫的手掌箍着她的腰,让她的双腿紧紧缠在他的劲腰上,他抱着她往房间里走,这一连串的动作下,他的性器就没从里面出来过,一边走动,一边用力顶她。
    江情根本得不到喘息,被插得头皮发麻,浑身发抖,像是过了电流一般,仰着脸大口喘息,发出呜咽的颤音,“呜呜……慢点,…,程景言,太深了……不要……顶,唔……”
    程景言喉间溢出满足的叹息,经历了几波高潮喷水,她下面又紧又湿,里面的媚肉层层叠叠地裹挟着他的肉根,他走动时,骚心处便小幅度的旋转摩擦着龟头,爽得他只想更深入一些,再深入一些,往那更温暖的地方而去……
    江情被顶得洁白的乳房上下耸动,粉嫩的乳珠在空气里颤颤巍巍地晃着,极致地刺激着程景言的视觉神经,像是无声的邀请,他热血上涌,满腔的躁动,张口就含住了乳珠,只用力一咬,江情就哆哆嗦嗦的高潮了……
    “啊……哈……”
    两人相结合的地方,湿漉漉的花心剧烈收缩,粗长的阴精细磨慢捻,带出潺潺蜜液,流得遍地都是。
    “舒服吗?
    “舒……服。”她被顶得尖声颤叫,身体无力地攀附在他的
    怀里,一双眸失神地望着前方,意识涣散地呢喃。
    房间的窗帘是被拉着的,有细微的光线透进来,程景言身体坐到床上,背靠着床背,让她坐在他腿上,黑眸紧紧地注视着江情的神情,看着她媚眼如丝的眼睛里湿漉漉的,眼角微微发红,红唇像是下过雨水后的蔷薇,微张吐息,实在是湿软勾人。
    他捧着她的脸亲吻她的唇,声音暗哑到了极致,“舒服还哭?你是爱哭鬼吗?”
    话才说完,他又掐着她的腰上下顶弄。
    女上男下的姿势进得更深,江情根本承受不了,小腹那儿被顶得又酸又麻,她费力地攀着他的肩膀,想要逃脱一些,可腰身才刚刚抬起,就被他狠狠往下压。
    淫物狠狠地戳弄着骚心,过多的饱胀感让她觉得自己要被那凶器贯穿,几欲灭顶的快感将她全方面淹没,她就像是海浪上飘荡的浮萍,巨浪将她掀起又拍下。
    一次又一次。
    她的声音里再次染上了哭腔,求着他:“慢点……程景言……慢点……不要……”
    “知道了吗?“程景言喘息着贴着她的耳朵问,双手捧着她的t一深一浅地抽插,两人相结合的位置早已是泥泞不堪,水液自她深处被性器搅动出来,底下床单都湿了一大片。
    江情皱着秀眉,不知道他突然问什么,“……啊哈……什么?”
    “你说的,拍给你看看,就能知道久不久。“程景言坏坏一笑。
    江情快要当机的脑袋忽地想起他们第一次加微信好友的问话,只觉浑身都烧了,他喘息的热气就在耳畔,带着热度和痒意,叫她咬着唇说不出话..
    “唔。”
    “会很久的。他说。
    他说完,就加速地顶弄了起来,只把她顶得浑身微微发颤,双手上移,握住了她的乳房,端唇含了上去,色情地舔弄吸允,白哲的肌肤上稍稍一个用力便是红色的印记,像是一个个映下的独有的勋章,耀眼刺目。
    “程景言,不要,……,慢点。”
    里面的性器粗大,拍打得又重又深,房间里都是啪啪声,夹杂着男女喘息吟哦声,没一会儿,江情就在高频地拍打中抖抖索索地涌上了高潮,阴道深处喷涌出来的爱液浇灌在龟头上,爽得程景言喉间发出舒爽的叹息。
    那剧烈收缩的小口吸允着他肉棒上的青筋,夹得他精意上涌,他身体猛然动了,抱着沉漫在高潮里的江情躺下,跪坐在她的身前,架起她的双腿就是一顿猛操。
    江情被高潮支配,根本喘息不过来,没几下,又哭着喷了……
    程景言感受着甬道的紧缩,几个大力摆胯下,喘息又粗又重,跟着喉间发出性感的闷哼,腰眼陡然一麻,忽地抽出昂长粗大的性器,握着龟头对着她的肚子射了出来.
    滚烫浓浊的精液烫得江情浑身止不住的颤抖,酥麻自腿心幢汽延至四肢,漂亮的脚趾都一个个蜷缩了起来,大脑里面一片空白,神情都放空了……
    他的指腹温柔地揉捏着她挺立的乳房,沿着腰线摸上了她的花穴口,按压着凸起的阴蒂,“情情,你好湿啊,里面好多水,再来一次?嗯?”
    “不要…疼…”江情缓缓回过神来,想到刚刚的痛意,这时候终于结束了,她不要再经历一次,扭着屁股不想要他的触碰。
    “最后一次,情情,我守身如玉二十八年,第一次开荤,求你了。”他没脸没皮地说着,就把变硬的性器再次缓慢地插了进去,低头含住她的耳垂,又吸又允,声音暗哑性感。
    那种缓慢碾磨了她的每一处敏感点,最后顶到最深处,骚心猛地颤了颤,夹得程景言的臀部也跟着颤了颤,喉间溢出粗喘的叹息。
    爽得他麻意窜上脊梁骨,蔓延至四肢百骸。
    他摆动腰跨抽插起来,紫黑色的肉棒在窄小的甬道里钻进钻出,顶弄着脆弱的敏感来回碾磨撞击,不知道经历了几次高潮的江情被撞得受不住。
    “喜欢这样吗?“他不依不饶地问,故意在里面顶了顶。
    江调舒服得毛孔都要张开了,仰者脖子挺着双蜂尖叫着,随者他的摆弄,细腰也跟着他的节奏来回摆动,她手指紧紧搅着身下的床单,明明喜欢得要死,可咬死就是不说。
    程景言有些好笑地看着她脆弱不堪的抵抗,张嘴含住了他的红唇,舌头拖出她的舌头模仿着性器抽插的动作来回舔允,他又问了遍,“宝贝,喜欢吗?”
    江情被吻得缺氧,脑容量根本不够思考,跟者他呢喃.“嗯……,哈……喜欢。”
    程景言像是受到了极大的鼓舞,在她的侧颈处用力亲了一口,添吻着锁骨的形状,一路滑到她挺立的乳珠,嘴里满含津液地含住了敏感的乳球,乳珠得到了湿热的爱抚,变得越加挺立……
    江情被厚重的快感激拍得只剩下尖叫呻吟,不受控制地弓着身体,以便乳房更多的进入他湿润的口腔里,双手抱着程景言的头浑身颜抖起来,小腹酸麻不已。
    哆嗦着潮喷了出来,眼角的生理泪水落进了头发里,连意识都涣散了……
    程景言这次的时间特别长久,江情被翻来覆去地操弄。
    他把江情翻了个身,她软软的身体翻了个身跪在床上,程景言的腿抵着她的腿以便打得更开。
    他翻转她的身体时,龟头就留在了穴口的位置,翻转碾磨恰恰磨到了她的敏感点,她的屁股绷得紧紧的,陡然一缩一缩起来,她仰着脸哭叫:“呜呜……,不要,程景言,要尿了。”
    程景言手指穿过她的腰身,摸上了她涨得通红水润的阴蒂,用力一压,江情就缩着身体想要逃离,太刺激了。
    她受不了。
    酥麻感如电流一般贯享了她全身。
    “呜呜……啊。”
    “宝贝,尿出来,哥哥要操尿你……让你舒服。”
    “呜呜……“江情被操得说不出话,小腹猛烈地抖起来,身体哆哆嗦嗦支撑不住,只觉阴道紧缩到了极致,她长长的呜咽了一声,下面滴滴答答,水液湿了一床,里面夹杂着粉红色的处女血。
    江情身体软软地直接趴倒在床上,她的小腰特别软,身体完全趴在了床上而屁股却翘在半空,这倒便宜了程景言。
    程景言握着她的臀部,被夹得浑身舒爽,一仰脸汗水沿着y朗的线条滑落,和她的水液混合在一起,他抓着她的腰就是一顿g。
    通红粗大的性器全数涌进去,再狠狠抽出来,拉出湿软的媚肉,再往里狠狠插去,里面的媚肉裹挟着粗大,疯狂吸允,肉根被四面挤压,骤然将他的棒身收得紧紧的。
    c!
    好爽!
    江情初试情事,这种直抵骚心,疯狂强烈的摩擦感烧得她根本受不住,娇驱痉挛战栗,呜咽里打着颤儿,明明是想要拒绝的,可偏偏让人疯魔。
    如此贯彻的抽插,两人相接的位置几乎贴到了极致,程景言下面的囊袋快速地拍打着她的小屁股,拉出一道色情的y丝,几十下拍打后,他只觉脑中一阵轰呜,彻底失去理智。
    只听着,捣x声绵延不绝,一个猛抽,他拔出性器,喉间低吼了一声,便全数喷射到了她的背脊上……
    浓稠的精液沿着她背脊的线条往下淌,江情被烫得止不住的颤抖,双目已然失神,几乎被操晕了过去……
    画面淫靡不堪。
    程景言轻轻趴在她的背脊上,亲吻了下她的后颈,喉间溢出满足的叹息。
    太爽了……就是死在她身上也知足了。
    --
    程景言……要尿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