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底裤的面料被手指 Ыш?иь?и.?ǒm

    和消防员哥哥恋爱后(1v1h) 作者:爱喝金银花露
    底裤的面料被手指 Ыш?nь?n.?om
    明明是被裤子束缚着的,可偏偏江情柔软的手掌放上去时,它还隔着裤子在她手心里跳动了下。
    “嗯……”
    江情一张脸涨得通红,想要抽回手,却被他力气更大地按压滑动,隔着裤子的滑动,让他靠在她耳畔吹拂的气息烫得灼人。
    她心突突地跳,梗着嗓子说:“程景言,这儿是宿舍!你冷静点。”
    冷静?
    他的冷静前些年都用光了。
    “你个小没良心的,一个星期没见了,你居然都不想我。”程景言说着,膝盖就顶开她夹紧的腿,手从她的裙底钻进去,指腹准确无误地按压了下她的底裤,就有水波从内裤里渗出来,他长长叹息一声,“还是下面更想我。”
    江情双腿一软,双手下意识地攀着他,喉咙里呜咽了一声,就被他张嘴含住了嘴唇,将她的y全都香进肚腹里。
    外面突然传来一阵说话声。
    “江情换件衣服也太慢了。”
    “就是,马上就上课了!”
    是苏雪和李薇。?oushuwu.?luЬ(roushuwu.club)
    江情猛地打了个激灵,舌尖被他允得发麻,她急得喉咙里发出了哭腔,口齿不清,“有人——”
    他松了嘴,完全没有离去的架势,目光灼灼地盯着她说:“跟她们说你不舒服,留在宿舍休息。”
    外头的声音越来越近,容不得江情思考,她万般无奈地点了点头算作答应。
    程景言得了满意的回复,低头又亲了亲她的嘴唇,滚烫的指腹轻柔地揉了揉她的发顶,愉悦的音色里暗含着沙哑,“真乖。”
    江情一颗心狂跳不止,皱着秀眉见他还赖在这儿,恼羞悠道
    :“还不走?!”
    咔嚓——
    门被打开。
    江情手忙脚乱地理了理内衣,眼睛游移了一圈,就警见了苏雪李薇前脚走进来时,程景言后脚就躲进了卫生间里。
    耳旁苏雪关切的声音响起,“情情,你怎么还没换啊?”
    江情的一张脸还红着,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她紧张得要死,都没听清她问了什么,“啊,哦,我,我……”
    “江情,你是不是没找到我衣服放哪儿?我给你拿。”李薇看着江情局促的模样接了话,说着便往卫生间旁边的衣柜旁拿衣服。
    江情看着她轻快的步子往卫生间的方向走,一颗心已然吊到了噪子眼。
    那步子明明很轻,却像是踏在了她的心尖上。
    李薇打开衣柜,从里面拿了件淡黄色的t恤,又走回来,递给江情,“这件你肯定能穿。”
    江情打开手心去接,才发现手里面都是汗,她尴尬地在身上擦了擦汗,心虚地说了句,“刚跑得太热了。”
    李薇轻笑了笑顺嘴接了句,是挺热的。
    她们没发现什么异样,便将衣服拿到了手里。
    她只拿着衣t恤没动,“g看着干嘛?不换啊?去卫生间换,我们等你,快点,马上上课了可别迟到。”
    去卫生间换?
    这句话江情的脑中忽地炸开。
    她的脑袋里嗡嗡的,乌溜的眼睛一转,“其实,其实……我们都是女生在这里换也可以,我很快,换完就走,别浪费时间。”
    她怎么可能乖乖听话?
    留下做什么,等着被操?
    先躲掉一时再说。
    李薇轻笑道:“我们是无所谓,不过对面楼就是男生宿舍,我刚还看到我们班男生有人回宿舍呢!”
    江情瞬间不想说话了,“那…我去换了。”
    江情想死的心都有了。
    卫生间里有只可怕的狼,她是只怎么躲都躲不掉的小白兔?
    江情简直像是去奔赴刑场,走得很慢。
    苏雪催促了句,“情情,你慢慢吞吞地干嘛呢?真的要上课了。”
    江情猛然闭了闭眼,推开卫生间的门就走了进去。
    宿舍卫生间很小,但做了g湿分离,洗手台上的镜子很大,
    江情一眼就看到了她那张潮红还未淡去的小脸。
    微微一侧目就能看到程景言身形舒展地靠在花酒旁边,那双深不见底的眸子,似能看穿她身上所有的小九九,她心头一紧,腰身就被他的铁臂勾住了。
    那条铁臂又欲又烫,江情惊得手里的衣服直接掉在了地上,没忍住叫了一声。
    下一秒,苏雪便朝里唤道:“江情,没事吧?”
    江情心里怕得要死,就怕被他们发现:“没没事,衣服掉了。”
    程景言箍着她的腰,掀开她的裙子,夹在劲腰上,手指快速地解了裤子,拉下内裤,那根涨得发紫的昂长,色情地“啪地一声打在了她包裹着她白哲翘臀的内裤上,那烫得惊人的温度隔着一层布料直抵她娇嫩的肌肤,烫得她身体委屈地抽颤了一下。
    他压低了气息,潮热的喘息吹拂在她耳旁,气音说了几个字,“不乘的惩罚。”
    程景言说着手指强势地将那层保护着她肉嘟嘟的阴唇的底裤g到了一边,微微一个弯腰,性器就对准了露出来的花穴口,他摆动了下腰胯,硕大的龟头在下面轻轻戳动,里面滑腻温暖的水液就被搅弄了出来。
    水液滋润性器,那根本就大得惊人的性器不知不觉似乎又涨大了一圈……
    江情的背脊立刻就僵了,差点尖叫出来。
    她羞愤欲死,瞪着他:“程景言!”
    程景言挺了挺腰,性器在她湿润的花缝间前后穿梭,怕水液摩擦发出的声音太大,他故意慢条斯理地磨,龟头磨着她圆润的肉珠,滚过来又滚过去,痒得她靠在他怀里的身体猛然间颤了颤……
    浅浅滑动的水液声在卫生间里格外脸红心跳。
    她粉色的唇瓣被她咬成了娇艳的蔷薇色,拼命压制着,才不至于将索绕在喉间的喘息放出来。
    程景言贴着她的耳朵,只以他们能听到的声音耳语,“找个理由叫她们先去上课!你现在这样出不去……”
    他滚烫的气息吹拂在颈窝处,激得她那儿起了一层j皮疙瘩。
    江情抖得厉害,绵延的快感从腿心蔓延至四肢百骸,她被比得想哭出来,下面经历情事后,更是受不了太多的擦拨,心底里升腾起一股她都无法控制的情欲,下面无尽的空虚只想要有个东西填满。
    “你别磨……她呜咽着出声,哭着求他。
    程景言又滑动了两下才停,龟头就对准了她的穴口,似是给了她时间。
    江情靠着他坚硬的x,喘息着平复了会儿才朝外喊了句,“苏雪,李薇,你们先去上课吧,我突然想上大号。”
    喊出去的声音明显变了调,江情心尖微颤,还好这时外面铃声响了起来。
    李薇急道:“哎呀……行行行,那我们先去上课,帮你跟老师请假。”
    李薇说完就拉着苏雪跑出去了。
    上课要迟到了!
    宿舍门口传来关门声的一瞬间,江情正要松一口气,程景言却没给她喘息的机会,腰往前狠狠一送,那粗大的性器就涌了进来……
    --
    底裤的面料被手指 Ыш?nь?n.?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