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宝贝…动一动 Ыш?иь?и.cǒm

    和消防员哥哥恋爱后(1v1h) 作者:爱喝金银花露
    宝贝…动一动 Ыш?nь?n.com
    江情被极致的高潮支配,等到从高潮的余韵里反应过来时,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扒了个干净。
    她光溜溜的双腿分开着贴合在男人的腰上,花穴里的淫液随着他一步一步地走动沿着他腰腹的肌理往下挂,没入他的阴毛里…
    涨得如铁柱一般的性器直直地抵在潮湿的小花穴穴口,大约是因为性器过分的沉重,男人走动时那东西就来回拨动到x顶,刮蹭着敏感到稍稍一碰便颤抖的肉粒…
    江情刚刚才经历了高潮,哪里受得了这样的拨弄,后背猛然弓出了个月牙形,双腿夹着他的腰身奋力地往上蹬了蹬,试图躲开那根给她带来极大压迫感的性器,可偏偏脚尖使不上力气,倒是一挣扎,整个人往下坐了坐,正巧称了那硕大龟头的意,竟是让它钻了半个头进来。
    娇滴滴的穴口蓦然被撑开,激得她小身子猛地颤抖了下,嘴里呜咽地叫了声,“唔……啊……”
    程景言下面涨得都发疼了,小妖精突然这么一套,里面过分紧致的媚肉就蜂蛹缠了上来,倏地箍得他头皮发麻,步子都顿住了,喉间溢出的喘息猛然重了。
    c!
    真的想醉生醉死地操她!
    可该死的,说好的,今晚只有一次。
    他大掌握着她的屁股往上抬了抬,底下就立即传来汁水摩擦的声响。?oushuwu.?luЪ(roushuwu.club)
    “波”。
    龟头从里面挣脱了出来,惯性作用下还色情地在空气里摇晃了下,挺立到原处时,“啪”地一声打在了她的小屁股上。
    “唔……”
    江情臀瓣猛地缩了下,双臂用力勾着他的脖子,顿时僵着不敢动了。
    “别乱动…你不是说要摸我?我给你机会。”
    他声音低哑得要命,嘴里吹拂在她耳旁的气息更是滚烫,烫得她脸颊绯红,耳根都在滴血。
    “……谁要…谁要摸了啊?”她娇滴滴地反驳。
    “你不是说要像我那样摸你。”
    “……”江情噎了噎,声音小得几乎听不见,说道:“我的意思是我要那样摸你,你也受不了。”
    那么一丁点的声音还是被程景言听到了,他喉口溢出轻笑,听到江情的耳朵里多了几分嘲弄。
    “不许笑。”她面红耳赤地瞪着他。
    “好。…试试,看看我受不受得了。”
    “……”
    程景言话说完,人已经托着江情的屁股坐到了床沿。
    两人面对面坐着,床头灯是暖橘色的,男人的视线极好,一下就看清了小姑娘白皙的肌肤下泛着娇艳的红光,像新摘的痈审草莓,让人忍不住想要拮取。
    江情腿软得要命,有点摆烂的模样,就坐在他腿上,底下一片湿意流得到处都是…
    程景言双腿上床,大腿肌肉稍稍用了力,她小屁股就一下滑到了他的三角区域。
    底下柔软湿滑的花瓣一下撞上了那根完全勃起的昂长性器上。
    柔软和坚硬的极致对撞,激得两人喉间同时发出了一声喟叹。
    好舒服…
    小花穴的两片肉瓣刚好贴合在粗大的柱身上,那东西烫得惊人,激得肉瓣瑟缩了下,像是一张小嘴用力吸吮了下…
    江情只感觉屁股下面那根粗大猛地跳了跳,无声的诉说着他的主人有多兴奋。
    她低头去看,便见没坐到的龟头更是血脉喷张,马眼那儿汹涌地分泌着粘液…
    “呃……我…我不摸了……”
    这么大,等会一次能满足么?
    她脑袋里想的真的只是给他解个馋,随便插两下就s的那种,目前这状态,有些可怖…
    呜呜呜…
    她现在悔得肠子都青了,就不该答应过来。
    程景言喘息着享受她的柔软湿滑,俊逸的脸上泛起一层奇异的红晕,身体舒展着靠在枕头上,伸手拉着她的小手移到他穴口的两点上,喉间呢喃,“乖乖…给老公摸摸…老公这儿痒。”
    江情在情事上放不开,往常被他压着做,她要么羞得不敢看他,要么就被他弄得根本无暇看他…
    说起来,这还是她头一次这样细细地看他,他幽邃的眼睛直直地凝着她,他们光裸着,坦诚相见,他甚至单手放在了脑后,一副好整以暇的模样。
    他这样,倒是叫她眼睛都不知道放哪里了,身体更是不可抑制地发烫起来…
    小手被他按着在他的肌肤上往上滑,他腹部肌理分明,因为长期锻炼的缘故,即便是放松的状态,依旧能感受到手底下分明的线条。
    呃…
    “老婆,做了那么多次…害羞什么?”程景言有些好笑地看着她的表情,她手心软得可以,所过之处无不激起一层j皮疙瘩。
    奥…
    她这样放不开,他哪里能去好好享受福利?比如他想要她的小嘴啃咬他的身体,茱萸,性器…
    想要她在他身上留下属于她的印记…
    “不知道…你别这样看着我,你那样看着我,我更不好意思了…”江情声音软软糯糯,小身子不自觉地扭了扭,下面柔软湿滑的肉瓣在肉根上左右滑动了下,饶是程景言自制力强悍,额上也被生生比出了一层密密麻麻的汗意。
    “呃…”
    他胸腔里震出一道清晰的压抑声,浑身的感官似乎都聚集到了那处,深深地感受着她过分的美好。
    小妖精,真的太磨人了。
    他语气里少了调侃,多了几分耐心殆尽的催促,“好,老公闭着眼睛…你正大光明地看…你不想认真看看你老公有几块腹肌?嗯?”
    程景言说完就真的大大方方地把眼睛闭上,顺道人往下移了移,一副任她宰割的模样。
    江情看他,果然看到他真的闭上了眼睛,随即她的视线就粘在了他的胸膛上。
    果然如抚摸过的一样,他的身体有明显的肌肉线条,并不是那种y块头,而是那种很协调的肌理,没有一丝赘肉。
    身上的肌肤要比脸上还要白一些,眼颈朴过那两点时,江情情不自禁地咽了咽口水…
    他的奶头。
    竟然透着粉色…
    “情情…你在咽口水。”程景言喉间溢出愉悦的笑容,闭着的眼睛没忍住,微眯着睁开了,里面射出一道精光,一下就和江情的眼睛对了个正着。
    她被当场抓包,只觉浑身的血管都要爆了,羞得无地自容,“你说闭着眼睛的。”
    “嗯,我刚刚是闭着的,但是你咽口水声音太大了…”
    男人的身体动了,一只手向后撑着,另一只手扣着她的脑袋往他奶头那儿凑,“被诱惑到了么?喜欢别光看着,舔舔…它想要你舔……”
    “谁喜欢了?”
    她嘴里说着违心的话,身体却是顺了他的意,张嘴含住了他的奶头,学着他的模样吸吮,动作略显青涩,牙尖不小心地蹭到。
    程景言头仰着,喉结上下滑动,呼吸一下就沉了。
    “宝贝,另一边也要…”
    江情听话地移到他的另一边,轻咬拉扯。
    软软的舌头包裹,湿热细润的气息吹拂,痒得程景言身体都绷紧了,腰身不由自主地往上顶,下面硬邦邦的东西更紧地贴合着她的肉穴口来回轻蹭,龟头顶过圆润的肉粒,又滑过穴口,如此反复,一阵酥痒感就激得那小口缩着吸肉柱上的青筋。
    爽得两人喉咙里同时转出长长的叹息…
    他腰身挺动得更快,对着她的肉粒狠命揉搓。
    “嗯…呃…别……”江情的细腰一下软了,下面的小口拼命地想要汲取着什么…
    她整个胸脯几乎趴了下来,男人抬脸恰恰张口就叼住了她喂过来的乳头,吸吮舔吻,吃完一边又去吃另一边。
    上下照顾,不消一会儿,江情就坐着喷了…
    水液打湿了男人的阴毛,滑过他大腿根…
    “情情……”
    “嗯……”小姑娘索性趴在他穴口,大口喘息…
    “坐上来。”
    男人说着一只手掌去托她的小屁股,另一只手去扶昂长,不等她从高潮的余韵里反应过来,就对着那一缩一缩地小口塞了进去。
    穴口被猛地撑开,江情下意识地缩了缩屁股,下一秒,男人就松开了她的屁股,她身体发软地就往下坐了下去。
    那根巨物倏地全数吞了进去。
    过多的热烫感和极致的饱胀感如电流一般直击大脑,粗大的阴精撑开里面的褶皱,从浅口到最深处地摩擦过里面的每个敏感点,女上男下的t位几乎一下长驱直入,狠狠地钉在骚心上…
    江情爽得喉咙里哭腔似的尖叫了一声,浑身哆嗦得像是筛糠,眼角泪花没忍住,不断地往下挂…
    “宝贝…动一动…”
    太久没被这样紧致的包裹,程景言亦是舒服得浑身毛孔都张开了,性器在她体内宛若喝上蜜汁的游龙,竟是震动了两下。
    他只这般一动,她里面就蓦然缩紧,还没抽插竟是又喷了波水。
    温热的水液从上往下灌,灌入他的马眼,滑过柱身,爽得程景言差点没绷住。
    “呜呜…老公……太多了…”她抽噎着哭起来。
    不能动,一动就喷…
    她小脸涨得通红,连身上都泛起了一层粉色。
    程景言要被她这样坐着不动折磨的疯了,里面的媚肉蜂蛹攀爬着而来,拼命挤压着他的肉筋,像是有无数张小嘴在吸咬啃噬。
    他眼睛里被欲望填满,满脸写着大鸡8想要在洞洞里肆意钻弄。
    他声音低哑得要命,“你不动…那我开动了。”
    不等她回话,他腰骻便快速地上下抽插起来,小姑娘没做好准备,第一个抽插就几乎戳进了最深处,像是要把她整个贯穿,比得她撑着他的胸膛想要抬着小屁股躲开,可下一秒却被程景言强势的按了回去。
    耳畔倏地发出咕叽一声。
    江情软得上半身根本直立不起来,软软地倒在他身上,哭着求饶:“不要…这样弄……”
    快感太深,她受不了了。
    又要喷了…
    呜呜呜……
    “那这样?”
    程景言是背靠着床背,他撑起双腿扶着江情靠在他腿上,她像是骑着烈马,大鸡8顶在她体内驰骋。
    “呜…老公……慢点……”
    程景言的速度不慢反快,这种t位更便于他腰骻发力,频率陡然增加,他像是一只永动机,对着她的骚心狠狠开凿,每一下都戳到了最深处,而颠着她撤出来时又仿佛是要把她甩出去,捣得那骚心汁水潺潺,溅得到处都是…
    强烈的快感一波接着一波,她仿佛在大草原上奔腾,迎着烈风,迎着朝艳…
    房间里都是抽插的粘腻水声,和男女的吟哦喘息声。
    小姑娘仰着天鹅颈,橘黄色的灯光下呈现着她美好的线条,双乳随着男人的颠弄震出一道迷人的乳波。
    男人咬住一只,她就浑身抖一下,连带着牙关都在轻轻发颤。
    上下照拂,她下面的肉瓣越收越紧,叠加的快感终于积蓄到了极致,她刺激得张着嘴尖叫,被他握紧的手想要挣脱,却又被他紧紧攥在手里…那种无法掌控的冲顶的快感让她害怕。
    “呜呜呜……不要了……”她拼命摇头,眼泪鼻涕流了一脸。
    十来下后,她就激烈地喷着高潮了,水液喷得到处都是…
    程景言被她下面夹得精意上涌,喉间闷哼一声,腰蠊炊髅煌#炊迷椒14缌遥谒母叱崩锛绦菜拿舾械恪?
    撞得特别狠。
    她浑身如过了电,紧接着就又来了第二波潮喷,身体抽搐得厉害,漂亮的脚趾死死蜷缩着…
    不用套子不用t外,他顶得专心致志,腰眼倏地一麻,性器在她体内涨到了极致,马眼猛然一松,浓灼滚烫的精液全数喷射在了骚心处,烫得她身体酥软无力,几乎坐立不住…
    程景言伸手就把软软的她抱进了怀里,性器在她体内射了足足半分钟才完完全全s完…
    他喉间溢出满足的叹息,唇贴着她的侧颈亲吻,像是奖励。
    --
    宝贝…动一动 Ыш?nь?n.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