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2

    人边走边说,小楠跟在身后,前面不远就是前厅,林沉畹看见厅外站满督军的卫戍侍从,皆摒心静气,三个人走近,门口立着的戍卫,神情紧张,如临大敌。

    一个副官认识府里的两位小姐,上前一步,恭敬地小声提醒,“二位小姐,督军正在里面发火。”

    伯父林云鸿是个武夫,性情暴躁,林沉畹不想惹事,便要回去,林秀琼拉着她,“我们绕道后门,偷偷看看新姨娘长得什么样?”

    小楠年纪小,好奇心盛,怂恿说;“小姐,已经来了,看一眼再走。”

    林沉畹拗不过二人,于是三个人绕道厅后门,从后门溜进去,督军府原来是一个清朝王爷的府邸,深宅大院,旧日的格局,敞厅后门迎头一架玉石镶玳瑁山水屏风,重重帷幔。

    绕过屏风,林沉畹看见府里的几个姨娘和小姐聚在帷幔后瞧热闹。

    三个人蹑手蹑脚走过去,林沉畹挨着四小姐林秀暖,从帷幔缝隙往里看,视线正好对上厅堂上跪着的一对年轻男女,两人样子狼狈,姑娘穿着一身方格子旗袍,曲线玲珑,身材凹凸有致,旁边年轻男子,穿戴体面,像富家公子。

    林督军大为光火,大手一拍桌案,“吃了熊心豹子胆,知不知道她是本督军的女人,竟敢偷人,今天老子成全你们到地下做一对苦命鸳鸯。”

    林督军看这对狗男女眼珠子都红了,摸出随身携带的配枪,身旁曲副官一看不好,忙上前解劝,“督军息怒,人已经抓回来了,念在他们是一时糊涂,您大人大量,打死个手无缚鸡之力小白脸,坏了您一世英名,不如这样…….”

    曲副官在林督军耳边说了几句什么,林督军看向跪在地上的云小姐,这位云小姐浑身打颤,饱满的胸脯一起一伏,小蛮腰他一只大手能捏过来,旗袍包裹的臀,由于跪姿绷紧显出浑圆,旗袍下露出一截小腿白得晃眼,林督军一股燥热蹭地窜上小腹。

    洪亮的声音降了几度,就势下台阶,“岂不是便宜这对狗.男女。”

    自己的女人,别的男人染指,心里犯膈应,他晃了晃手里的抢,对云小姐旁边的富家少爷说;“你睡了她?”

    富家少爷空长了个好皮囊,内里是绣花枕头,此刻吓得体若筛糠,盯着林督军手里乌黑的枪口,怕他手指一动,小命没了,遂结结巴巴,“我敬……她……爱她,怎可欺辱她?”

    “你给我老实说,你亲过她没有?她身子看过了?摸了?”

    一屋子人想乐不敢乐,林督军是个粗人,丝毫不避讳。

    四姨太朝地下啐了一口,小声说:“爷们什么腌腻话都说,当着没出阁的小姐。”

    几位小姐受新式教育,现在提倡自由恋爱,反对父母包办婚姻,年轻男女有些亲热举动,见怪不怪。

    堂上的哪位富家少爷顿时吓得脸色煞白,语无伦次,“摸……摸过,隔着……衣裳……摸,亲……一次,就一次。”

    林督军心里骂,龟孙,瞧你小子这出息。坐怀不乱,小白脸就是废物。

    不能就这样算了,太便宜这小白脸,林督军抬手,手指一曲,扣动扳机,突然响起两声枪响,传来几声尖叫。

    两颗子弹擦着身旁情郎耳边飞过,捎带风声,镶进身后的墙里,云姑娘双眼发直,瘫倒在地,身旁男子更不中用,一股扑鼻腥臊,身.下一滩水,吓尿了裤子。

    亏曲副官讲清,留下这公子小命,这位公子出身商贾之家,父亲是生意人,曲副官敲一笔竹杠,其实那家人自从知道儿子拐带走了督军的小妾,已经备上厚礼,寻到曲副官门路,打点了。

    林督军刚骂了一句,“怂包。”云小姐已吓昏过去,曲副官赔笑说:“云小姐乃弱质女流,乞督军怜香惜玉。”

    林督军骂道:“这不中用的小白脸,她也看得上?”

    厅堂垂落的帷幔后,五小姐林秀琼回头,看见六妹林沉畹脸色煞白,关切地问;“六妹,我看你脸色不好,吓到了。”

    六妹从乡下来,平常没见过这样的阵仗,真刀真枪想是吓坏了,便后悔拉了她来。

    方才枪响瞬间,林沉畹骇然睁大眼睛,捂住胸口,感觉子弹从后背穿透心脏,胸口闷闷地疼,后背全是冷汗。

    “我没事,五姐。”林沉畹掩饰心慌,

    厅上,林督军走过去把云小姐抱起来,林督军人高马大,轻松抱着昏迷的云小姐去卧房, 云小姐小白脸情郎张了两张嘴,副官把枪抵在他脑袋上,吓得哆哆嗦嗦没敢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