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22

    周妈吓得急忙解释,“少夫人怕给二爷添麻烦,不让告诉二爷知道。”

    陈道笙掉转方向,朝东侧小洋楼走过去。

    林沉畹恍恍惚惚听见门外有脚步声,脚步声略重,不像是小楠和周妈,她睁开眼睛,朝门口看。

    陈道笙推门进去,西洋阔床上,乌黑的秀发散落在枕衿间,香软的湘绣被子下,露出一张巴掌大的小脸,苍白没有颜色,几日功夫她的脸瘦了一圈,水润的眼睛大大的。

    他走过去,坐在床边,身体前倾,伸手摸她额头,微微热度,责怪的口气,“有病,为什么不出声?”

    她怯怯地望着他,纤细的手指紧抓住被头,身子陷在被褥里,细弱的声音,“已经好了。”

    小楠进来,看见陈道笙,脸上闪过一丝惊喜,“二爷。”

    陈道笙淡淡地说:“以后少夫人有病,告诉我。”

    “是,二爷。”

    小楠站着没有走的意思,指着林沉畹,支支吾吾的,“少夫人量体温,时间到了。”

    他看看她,怪道她被子捂得严实。

    他轻轻拉开被子,锦被下,她穿着一件水色丝缎睡袍,腋下夹着体温计,他伸手于她腋下取体温计,指腹刮过她身体,细腻柔滑,他看了一眼体温计,三十七度,低烧。

    递给身后的小楠,她小声说:“我没事了。”

    卧房朝南,下午阳光充足,雕花窗上遮着一层纱帘,透过纱孔细碎的光线落在她的脸上,由于低烧,她面色嫣红,清润的大眼睛,波光荡漾。

    他的手伸进她睡衣里,小楠没经过人事,呆呆站着,陈道笙没回头,冷声说了句,“出去。”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陶子的地雷!

    第11章

    陈道笙的手伸进她的睡裙,小楠红脸出去,带上门。

    他眉目黝黑,勾唇,“我给你降降温?”

    暗昧的语气,她听出来,试图阻止他肆意的手,羞赧,小声说;“别,白天。”

    “还能忍?”

    他动了动手指,她身子弓着,咬唇忍住,没发出声音,面色潮红,呼吸不稳。

    突然,走廊传来说话,“我二哥在里面?”

    陈道笙的妹妹陈蓉的声音,小楠结结巴巴,“小姐,二爷和少夫人……..”

    接下来的话卡在喉咙里,小楠一副窘态。

    “你这个丫头,说话都说不明白。”陈蓉小声嘟囔,“真是有什么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奴才。”

    她一把推开小楠,推开卧室的门,瞬间怔住,陈道笙撤出手,回头,面色不悦,“你怎么不敲门就进来?”

    陈蓉尴尬,红脸嗫嚅,“我……我不知道……”

    陈道笙不耐烦地打断,“你什么事?”

    陈蓉的目光扫过床上的林沉畹,林沉畹早已拉过被子盖住身体,羞得抬不起头,她眼中不易察觉的轻蔑,“白妤薇家里出事了,她父亲死了。”

    陈道笙一惊,倏忽站起身,急问;“什么时候的事?”

    “白妤薇刚打来电话,人刚咽气。”

    “她现在什么地方?”

    “白家。”

    陈道笙没再问,大步跨出门,林沉畹听见走廊里兄妹的说话声,陈道笙的声音吩咐仆人备车去白公馆。

    卧室的门没关严,林沉畹听见西窗下汽车发动机声响,预示着主人的心急,很快,周围肃静下来。

    二楼没有一点动静,真静,林沉畹仿佛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缓慢无力,耳畔有落雨声,窗外明明艳阳高照。

    小楠看见男主人走了,方敢进屋,林沉畹弱弱地问了一句,“二爷出门了?”

    她心里明明清楚,可还是希望小楠答不,小楠不明所以,“我在楼下客厅,看见二爷和大小姐匆匆忙忙出门了。”

    白妤薇永远都是他最在乎,全身心对待的人。

    她本来烧退了,连天下雨,晚间蹬被受了凉,复又发热。

    小楠跟许妈念叨,“小姐一向身体好,极少生病,这一次竟病了这么久?”

    许妈叹息一声,“小姐命苦,从小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