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23

    父母,成了亲,还是孤孤单单的…….”

    仗着年轻,身体底子好,过两日她高烧退了,转成持续低烧。

    早晚不敢开窗,中午最热的时候,小楠才打开窗子透透空气,走廊西窗一直开着,她有两回听见熟悉的汽车声,听许妈念叨二爷刚回府又出去了。

    陈蓉却没回家,白妤薇的父亲死了,她同白妤薇要好,留在白公馆陪白妤薇。

    她这几天病着,没什么胃口,喝点青粥,身体虚,嗜睡,天一黑就迷迷糊糊,走廊里脚步声都没听见,许妈站在楼梯口小声说:“二爷,少夫人刚睡着。”

    陈道笙放轻脚步,轻轻推开门进去,卧室光线暗,没有点灯,窗帘没拉上,皎洁的月光洒在大床上,他走近,站在床边,淡淡的月色笼着林沉畹姣好的面容,睡热了,她一只光胳膊伸出被子。

    他弯腰,小心地把她的胳膊放进被里,她梦呓般低喃,“道笙…….道笙…..”

    不知道是屋里没开窗温度高的缘故,还是……陈道笙扯开领带,脱掉西装上衣,刚回身把西装搭在椅背上。

    床上之人又梦呓般地,“道笙……别走…..”

    他以为她醒了,回头,看她说梦话,遂解开衬衣扣子…….

    她被他弄醒了,忍不住低哼,身子瘫软如泥,他大手揉捏着她。

    “要吗?”

    他低沉的声音在暗夜中尤为性感诱人。

    “嗯……”

    她情动,双眼迷离,红唇微张。

    他翻过她身体,手臂横过胸前托起,使她呈跪姿,她体虚,柔弱无骨,软得像水,他一松手,她便软软地朝下趴,他打了她厚肉一下,低斥,“别动。”捞起她,她没有一点力气,趴在他手臂上,由着他摆布。

    他做时不喜欢说话,力气很大,她有些受不住,破碎的呻.吟声被他堵在嘴里。

    他要了两次,犹没餍足,她娇喘吁吁,一缕发丝贴在潮润的脸颊,大眼眸中水光一片,她病中娇弱,实在撑不住,他方作罢。

    他躺在她身边,伸臂搂过她,她软软地蜷在他怀里,柔顺得像猫咪。

    尽管他们已经如此亲密,她还是不敢问白妤薇的事,这段时间他来了好几次,比两年来的次数都多,她不能太贪心,她怕他突然不来了。

    这一刻,她觉得他对她很好,他对她也算温存,会顾忌她的感受,成婚两年,他头一次夜里睡在她身边,以前有几次他喝醉酒,做完就走了。

    清晨,她睁开眼,看见他在穿衣裳,她想起来,发现自己光着身子,只好躺在被里。

    他穿好衣裳,回身,两手撑在她身侧,俯身,唇贴了下她额头,不热,捏捏她粉脸,盯着她看,“我这个大夫可还称职?”

    她羞涩地把脸埋进被里,昨晚折腾出一身汗,低烧退了。

    床一轻,他直起腰,“白小姐过两天搬进来住。”

    他的口气不是同她商量,是礼节性地通知她一声,他昨晚过来,就是为了说这件事?顺便解决一下生理需要,她心一酸,没勇气拉开被子,闷声,“嗯。”

    脚步声朝门口走去,开门声,待房门关上,她才掀开被子,失神地望着紧闭的房门,早晨醒来她内心还充满喜悦,现在却淡淡的失落。

    小楠在门口看见陈道笙,竟不似往日冷漠,“告诉厨房,做点粥给少夫人吃。”

    小楠为小姐高兴,以为姑爷对小姐好了。

    林沉畹中午下楼时,听见客厅里陈蓉指使佣人收拾楼上房间,几个男佣往三楼客房抬新家具。

    白妤薇搬进了陈公馆,住在这幢小洋楼的三层,跟大小姐陈蓉住在一层。

    陈公馆的仆人们对白小姐格外殷勤恭敬,比对女主人林沉畹还要敬畏三分,这些佣人大抵认定白小姐是未来陈公馆的女主人。

    陈道笙再也没来她的房间。

    不久.她伯父林督军突然遇刺身亡,林家败落,四分五裂,督军府做鸟兽散,她没了娘家倚仗。

    陈蓉几次敲打她,“我哥哥跟白小姐两情相悦,当年我叔父包办婚姻,我兄妹是我叔父养大,我哥哥为了报答叔父的养育之恩,答应娶你,你们的婚姻,没有感情,你知道他心里没你,你缠着我哥不放,你就幸福吗?嫁一个不爱你的男人你幸福吗?”

    “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