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28

    “朋友帮忙介绍的,林小姐还在念书?那所中学?”

    “育德中学”

    “林小姐令尊是做什么的?”

    “我母亲生我时死了,我父亲在我九岁时也走了,我住在伯父家里?”

    高树增有点歉意,“对不起,我太唐突了,令伯父从事什么行业?”

    林沉畹不想暴露身份,随口说;“我伯父在政府部门做事。”

    伯父确实替政府做事,不算撒谎。

    两人又谈了些别的,高树增问她平常读什么书,问老宅还有什么亲人,林沉畹说宽伯夫妻,从小照顾自己,跟自己亲人一样。

    走下小桥,高树增突然说;“等我一下。”

    说完,朝一间糕点铺走过去,一会出来,手里提着几大包点心,走近,“我不知道宽伯他们口味,我挑了几样酥软的,上了年纪的人吃的。”

    林沉畹心想,他做事挺周到细心的。

    林家老宅许久没有客人来,小姐回来,带来远道客人,宽婶看小姐领一个年轻男士回家,以为是小姐男朋友,非常殷勤,叫男人杀了一只鸡,去镇上割肉,张罗一桌酒菜,倒也丰盛。

    宽婶对这位高先生特别满意,人长得高高大大,五官周正,温和礼貌,跟自家小姐般配,当着高先生夸赞自家小姐心善,聪慧,林沉畹知道宽婶误会了,解释说两个人偶然在车站认识。

    宽婶不以为然,高先生对自家小姐很关心,一顿饭,一直看着小姐,她是过来人,怎么能看不出来这位高先生对小姐有意,便刨根问底,“高先生做什么差事?”

    “刚找了份杂志社的差事,还没上班”

    杂志社,宽婶知道就是镇上报摊上卖的画报,那是有文化的人才能干的差事,心里很满意。

    “高先生令尊令堂可好?”

    高先生教养极好,父母一定是有社会地位的人,果不其然,高树增答道:“家父和家母身体康泰,在北方一所大学供事。”

    “那是大学老师,难怪高先生文质彬彬。”

    林沉畹给宽婶递眼色,嫌她多话,对高树增尴尬、歉意地笑笑,“宽婶愿意唠叨,你别介意。”

    “老人家都这样,我觉得挺好的。”

    高树增不但不介意,反倒心里高兴这一对老夫妻把他当成自家小姐的男朋友。

    宽婶背地里跟当家的说,“我看这位高先生不错,父母都是文化人,看穿戴家境很好,跟小姐站一块般配。”

    宽伯说;“小姐没有父母,婚事由大老爷做主,大老爷如今当了督军,眼界还能差了,一准给小姐物色个好姑爷,你就别瞎操心了。”

    吃完晚饭,初次登门,高树增不便逗留太久,告辞,林沉畹送他出来。

    两人沿着古朴青石板小街往前走,送到小桥头,站住,阿忠和小楠站在离他们五六步远的地方。

    高树增把一张纸条塞在林沉畹的手里,“这是我在琛州供事的杂志社的地址,我还没找好住的地方,你回琛州后我们再联系。”

    接过纸条,林沉畹看了一眼,这家杂志社好像离她学校不远,小心地踹好。

    高树增看着她的手,纤白细巧,“你什么时候回琛州?”

    二十八号那列火车经过琛州,林沉畹打算二十九号回去,学生再过几天就复课了,她不想耽误太多的课程,二十九号回琛州的话到嘴边,又改了,“我回去的日子还没定下来,看情况,学生罢课,老师被抓,还没有复课。”

    阿忠听见两人对话,上前两步,“林小姐不如跟我们家公子一块回琛州,路上有个照应。”

    这个阿忠像个闷葫芦,一直默默不语,此刻却突然说了一句。

    “林小姐大约要住多久?如果时间来得及,我可以晚走几天,等林小姐一块回琛州。”

    夏季黄昏到天黑还有一段时间,桥头有几个妇女洗衣服,朝他们这边看,小镇地方小,人们思想保守,青年男女在一起说话时间太长,被人闲话,林沉畹不能暴露自己的回程日期,她不了解他,遂推脱,“高先生请自便,我回程日期不确定,三五天或一两个月,莫耽误了高先生正经事。”

    这时间跨度大了,防人之心不可无。

    高树增好像很失望,不好勉强,“那林小姐回深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