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4舔将军的男根、准备自己插花穴

    榟恭坐不住的趴在齐陌身上喘息,光是蹭就把自己蹭到高潮了,要是真的插进去,他一定会爽到边哭边喷水……

    ?梓恭休息了会儿,怕药性过了,又软着腿转过身坐在齐陌身上,一低下头,便能见着自己适才的荒唐。

    ?他红着脸拉开齐陌被弄湿的衣摆,将那亵裤缓缓脱了,高举的巨物终于完全出现在眼前。

    ?那阳茎勃起后粗长得可怕,怕是有近六寸长,呈现一种充血的暗红,上面布满了狰狞的青筋,饱满的龟头带着棱角,从顶端冒出透明的清液,巨大的囊袋蛰伏在下,与齐陌作战时一般极有侵略性。

    ?他又靠近了些,浓烈的男性气息让他有些晕乎,梓恭看得口干舌燥,技术生硬的舔了一口。

    ??那阳物突然一跳,竟又胀得更大了,梓恭吓的往后一缩,见没事了才又大着胆子一手握上去,如吃着糖饴的舔弄。

    ??一手圈都圈不起来,梓恭没想到齐陌下身这么惊人,高兴之余又有些害怕,要是把自己插坏了怎么办?

    ?皇上挥去心中的念头,这次不做便再也没机会了,思及此,他竟努力从顶端将滚烫的肉棒含了进去。

    ?「唔……」梓恭压根没经验,光是含进龟头就让他嘴巴发酸,肉柱将他的嘴撑得紧绷,吞咽不下的银丝便随之滴落下来。

    ?那前端似乎又开始分泌起咸咸的液体,梓恭吞咽间喉头挤压着,齐陌爽得不行却不能出声,他忍得额角都沁出汗。

    ?明明应该是不舒服的动作,梓恭却舔得十分着迷,想到这巨物是齐陌的,就令他痴迷不已。

    ?他一边闷哼,一边蹭着齐陌的胸口,花穴才刚泄完,闻到齐陌的味道却又开始发骚,不停的冒水,柔软的肉瓣蹭着有绣线的衣物,把整个穴口连着精致的男根都蹭红了。

    ?他几下吞吐,又揉揉下面鼓胀的囊袋,却仍是没能让齐陌射出来。

    ?梓恭泄气的吐出肉茎,放弃将他舔射这个想法,齐陌暗暗松了口气,他好几次都差点忍不住,要是真射在皇上嘴里,他可真不知后果会如何。

    ?然而不待他放松下来,很快他就感觉到灼热的肉棒顶到一处湿濡,且那人明显的在接触时战栗了下。

    ?本能的,他就知道那是什么地方,齐陌不纵欲,但他是个男人,再理性也比不过本能,他知道自己可以起身离开,但身体做不到。

    ?梓恭小心翼翼的抬着臀,让龟头在穴口摩擦,炙热的温度烫得他快化了,「唔……龟头、龟头好大……」

    ?他本不是女子,那穴也比寻常女子要小许多,偏偏齐陌尺寸惊人,梓恭再想要也知道不能直接插进去。

    ?他没有自己插过,手指在穴口游移一会儿,怯生生的插进一指。

    ?穴里湿得可以了,插进一指并不费力,只是有些胀,梓恭指在花穴浅浅插了几下,才又插进第二指,水声不断。

    ?明明齐陌是睡着的,但在自己臣子面前做这种事,还是让梓恭羞耻得不行,他索性抽出手指,花穴正对着肉棒,硕大的龟头缓缓的被肉瓣给含进去。

    ?梓恭闭上眼,不敢去看齐陌,他今天特地换上常服,就是不想让自己因为皇帝的身分感到这么羞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