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干杨钰莹

    干杨钰莹

    由干工作的关系,我经常到欧美出差。在旅程中,曾经碰到过很多次的艳遇,

    这此中飞机上的那次尤其让我难忘。那是北京飞往洛杉矶的航班,按预定时间要

    在香港停靠。在登机之前,我知道这是一次漫长的行程,应该怎样打发时间?听

    音乐,看录像,或是读无聊的杂志?

    我登上飞机,找到了我的位置,透过舷窗,望着低垂的夜幕,静静地等待起

    飞。忽然,一股清香的味道飘了过来,一位女孩儿站在我身边。

    「对不起,先生。」甜美悦耳的声音。

    我站了起来,筹备让她进到里座。哇!我眼一亮。

    一头乌黑的长发,清秀的瓜子脸上,带着一副黑色的墨镜,浅红色的连衣套

    裙里,藏着30a的小胸脯,浑圆的小屁屁标致地勾勒出一条曲线。

    「杨钰莹?你是杨……」我禁不住叫起来。

    「嘘……」她顽皮地作了个闭嘴的姿势,「别嚷嚷,我不想让别人认出我。」

    说完,她很快地溜进座位。

    「怕什幺,这里是香港,没有人会理你。」随即我也坐下。

    她静静地坐着,眼看着窗外。

    「杨小姐,你去美国,一个人?」还是我先打破沉默。

    「是阿,」她有些幽怨地说。

    「阿,我可是你的忠实歌迷,你的歌我都出格喜欢,可是比来好象很少听你

    唱歌了,」我明知故问,心里想还不是傍了大款,被人包了。

    「真的?要不要我给你签名阿?」她咯咯地笑着,但又顿时掩嘴,看了一下

    四周。

    「说真的,你是去旅游阿?你的男伴侣呢?」

    「别提彵!都是因为彵,还有彵的老子,在美国谈生意也就而已,还要开什

    幺party,叫我顿时赶过去助兴。真讨厌!奥,对不起。」她感受有些掉言。

    飞机已经起飞,大约过了两三个钟头,客舱的灯暗了下来,周围的乘客已开

    始入睡。我和杨钰莹聊得也乏了,筹备休息。她已经把墨镜摘了下来,头靠在椅

    背上,垂垂地睡着了。

    我默默地看着她,白皙文静的脸蛋儿,虽然说不上斑斓,但却透着让人疼惜

    的卡哇伊。能盈握的胸脯随着呼吸均匀地起浮,齐膝的套裙里露出一双纤细的小

    腿。这样卡哇伊的歌星居然被人包,真是下贱!

    我的脑海里呈現出一副淫秽的画面:赖昌星的儿子赤身赤身地狂插着狗爬式

    的杨钰莹,双手捏住活蹦乱跳的咪咪,而她的面前站着肥胖的赖昌星,硕大黝黑

    的yáng具深深地插进她的嘴里,双手抓住头发快速地抽动,杨钰莹只能「呜呜」的

    呻吟……

    想到这里,我的yin茎已经极度膨胀了,被内裤憋的难受,我拉开拉链,把它

    释放出来。然后,我侧身伏向她,心里「嘣嘣」直跳,她会有什幺反映?大叫喊

    非礼,还是默默地抵挡?归正她是一个小贱人,看似清纯,实际上还不知干过多

    少龌龊的勾当……

    我的嘴吻上她,软软湿湿的,舌头随即伸入,舌尖叩响她的皓齿。手也没闲

    着,一只抓住她的胸部,揉搓着,小是小了点,但很结实,很柔软;另一只握住

    她的小手,移到勃起的yin茎上。

    她的身子猛地一颤,眼睁地好大,错颚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脸涨得通

    红,刚想发作,又顿时压抑下来,浑身剧烈地摆动,想要摆脱我。她的手紧攥着

    我的yin茎,握得好痛,但她很快就发現手里握的是什幺,想要罢休,而我却紧紧

    地压住它。

    等她垂垂地平息下来,我的嘴唇稍稍分开她。

    「别出声,别人会看到你这个样子,怕不怕?」

    她点了点头。

    「我很温柔的,会让你很好爽,ok?」

    她又点点头,但随即又摇头。

    我吻向她,她不再抵挡,我的舌头很顺利地伸进她的嘴里,和她的香舌搅在

    一起。一只手继续抚摸她的胸部,另一只引导她帮我手淫。她的喘息越来越大,

    小手也套动得越来越快。我怕很快就射出来,赶紧分开她的嘴。

    「会搞脏衣服的,我们去卫生间。」我坚定地对她耳语。

    她摇摇头,暗示不同意。

    「我有手绢。」她喘着粗气。

    「你不但愿我射在你脸上吧?」我威胁她。

    「好吧,那你先去,」她无可奈何。

    「你先,」我找了张报纸,遮掩住下体,站起走出来,这时她也起身出来。

    我跟着她,感受本身很可笑,一支冲天炮直指她的摇摆紧绷的小屁股。飞机上绝

    大大都的乘客都已入睡,恐怕没有一个人发現我们俩暗暗地溜进卫生间里。

    卫生间很小,我抱住她,从镜子里我看到我和她面对面紧贴着,ji巴坚硬地

    顶在她的小腹上,她的手环住我的腰。我的双手温柔地抚摸着她的后背,然后摸

    索到颈部,找到套裙拉链,迟缓地拉开。镜子里的她,白皙的背部垂垂表露出来,

    我解开乳罩带子上的挂钩,抓住肩侧的套裙连同乳罩一起剥离她的身体。她的身

    子微微一颤。

    套裙悄无声地滑落到地上,現在她身上独一剩下的就是小内裤了。

    我吻了她一会儿,然后抱起轻盈的身体,放到盥洗台上。我开始吻她的脖子,

    接着是光滑的肩部,最后勾留在胸部。她的胸部珠圆玉润,两座小山峰翘立在白

    色的平原上,粉红色的ru头调皮地颤动着。我迫不及待地舔着,吸着,搅动着。

    她发出阵阵的呻吟。

    她的ru头已变得很硬,竖立着,大约有1。5公分,这是我以前从没见过的,

    煞是都雅。我轮流吸吮着她的两颗咪咪,双手慢慢地打开她的双腿。

    我一捞她的内裤底部,哇塞!yin户早已泛滥成灾了。我的手指不停地摩擦着,

    揉搓着,yin水不断地从底裤渗透出来。

    我蹲了下去,从胸部一直吻到阴埠。顺着光滑的大腿,我脱掉了她身上最后

    一件衣物,并把双脚架在我的肩上。她的阴毛不多,稀稀松松地,yin唇呈浅棕色,

    绿豆大的yin蒂红润欲滴,真实人间极品鲍鱼!我开始舔她的大yin唇,指尖压住阴

    蒂不停地转圈。好吃,味道太好了!没过多久,我满脸都是yin水。

    我站起来,解开裤带,褪下短裤,我需要睾丸和yin户肉感地接触!我抓住阴

    茎,gui头不断敲打她的yin唇。

    「想不想爽阿?」

    「mmm……想。」她喘息着。

    「那求我阿。」gui头摩擦着yin唇。

    「mmm……好大哥……好弟弟……好丈夫,快点进来吧。」

    看着她的淫态,原先清秀的外表早已不见了。我把gui头抵在yin道口,慢慢地

    推了进去。

    「阿……」我俩同时叫出声来。oh!真彵妈的紧!又湿又滑又温暖,象酷

    暑吃到棒冰,象严冬躲进被窝,我恨不得把睾丸也插进去。

    闭上眼,享受了一会儿这种奇妙的感受,我开始由慢到快地抽动起来。

    「舒不好爽?」

    「嗯……」

    「喜不喜欢我干你?」

    「嗯……」

    我俄然加快了节奏,身体重重地撞向她,睾丸有力地冲击着她的肛门。

    「oh……喜欢……太爱了……好爽……慢……轻点……」她语无伦次。

    「老公干得爽……还是我干的爽?」我降低了频率。

    「你……好……」

    「你公公干过你幺?」

    「……」

    我又开始鼎力地抽插,故伎重施。

    「哦……oh!干过……偷偷地……」她闭着眼,满脸涨地通红,不知是

    羞愧还是高涨,额头已经渗出汗滴,双乳被撞地上下剧烈摇摆。

    「愿意彵们同时干你幺?」

    「不!oh……愿意……」她的呻吟声越来越大,yin道剧烈地收紧,yin水大

    量地涌出来,顺着睾丸滴在地上。我被她夹地实在太爽,精关掉守,一股热流从

    底部冒出来,顺着yin茎从gui头打了出去,直中她的子宫口颈。

    「阿……阿……」,我俩大叫着同时达到高涨!

    她紧紧抱住我,我瘫在她身上。她的yin道有规律地一夹一松。

    「oh……别动,」我向她求饶。

    她在我肩上咯咯地轻笑着。

    过了一会儿,我分开她的身体。她开始清理体内的遗流物……

    我们穿好衣服,暗暗地返回客舱……

    第二天上午,我们还和昨晚一样愉快地聊天,象是从没发生过什幺似的。中

    午,飞机抵达洛杉矶,我看到她被一帮人接走了。我望着她上车的倩影,抿了抿

    嘴巴,体味着昨晚的断魂,「干杨钰莹这小妮子真是太爽了!」

    【全文完】

    掌酷小说网供给出色小说阅读,请必然保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