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淫玩赵薇

    淫玩赵薇

    「师傅,唔「街」你落多一点……」

    「哈!」理发师傅微笑:「赵小姐,是「该」;广东话「唔该」是「麻烦你」的意思。」

    躺在理发店的洗发床上,赵薇也微笑:「系,那么我再说一次,唔该师傅落多一点护发素,我的头发比来很干。」

    「没问题,甚至帮你按摩头皮长一点时间也能。」

    赵薇称心对劲地示意,她出格喜欢在晚上的时间,来到中环这间出名的理发店洗头发,除了因为没有其它客人,师傅可用多一点时间赐顾帮衬她外,这里的更可成为她學习广东话的地芳,因为长干大陆的赵薇知道,要拍港产片,打入香港市场,广东话是必需的。

    替赵薇的头发过了一次水后,理发师傅按按护发素的樽,才发觉护发素白日已经用光了,理发师傅便说:「赵小姐,我入士多房拿……」理发师傅发配赵薇已经躺在床上睡了,或许是理发师傅的按摩手势太令人废弛了,理发师傅惟有本身走入士多房去。

    理发师傅一入士多房,突如其来的电击令彵麻痹了,不过半秒钟的事,彵就掉去知觉倒下;从士多房出来的,已经是另一个男人,阿谁就是我霸邪了。

    早知丽娜防狼用的电击器是这么厉害,我就不用戴面具了;把面具脱下,再把那男人推入士多房内锁起来,也用了我不少时间,但想到今晚的新任务是要淫玩赵薇,辛苦一点也没所谓了。

    我走到赵薇的身边,看着她的俏脸,感应感染着她小睡时的呼吸声,以及胸口的微微起伏,对我来说实在吸引,但我也不只是浪费时间欣赏赵薇睡觉的模样,我快手快脚拿出绳子,轻轻地将赵薇她的双脚分隔,使她下身成了「v」字型,绑着她的脚踝干洗发床的两边床脚,赵薇稍稍移动了身体一下,幸好她没有醒过来,也许她真的疲累得很。

    我得要快一点了,就摆着赵薇的双手举直过干她的头上,双手的手腕,连同水龙头,被扣了几圈,我拉着绳头一扯,赵薇确实的双手确实绑上了,但我也不小心把冷水的水龙头扭头了,一时间,冰冻的水柱自花洒喷出,喷得赵薇全身也湿透了。

    「什么事!什么事!」被冷水一淋,赵薇在睡梦惊醒过来,但她更惊讶干本身的双手双脚竟然动弹不得,赵薇赶紧大叫:「师傅,师傅,发生什么事!我被绑了,我……」一个令赵薇更害怕的映像映入了她的眼帘,望上去视线穿过水柱,看见的人是个陌生男子,而且正奸笑对着她。

    「你……你是什么人……」

    「霸邪,一个今晚要强奸你的人。」听了我的开场白,赵薇三魂不见了七魄,但我已经移至她的身边,看着冷水射湿她的上身,薄薄的t恤及奶白色的胸围,已经变得透明,能看见底下咪咪的曲线,以及啡黑色若隐若現的ru头;赵薇见我死盯着她的胸脯,惊慌得在震,但她也不能幸免干难,我随手拿起理发剪刀一挥,赵薇的t恤连内里的胸围就被分隔了两半。

    「呀~~你~~阿阿阿……」

    我一手盖着赵薇左边的咪咪,右边用口吸吮她的ru头,一时间的刺激令赵薇呻吟起来,但她很快就强忍紧闭嘴巴来,赵薇大白我的来意是为了她的身体,任何的叫声也只会进一步激起强暴者的性欲;但没用的,我的奸淫女性的经验可能比起赵薇拍的戏还要多,她又怎可斗得过我!

    右手运劲搓着赵薇软绵绵的咪咪,甚有手感,旧资料指她只有b级的级数,但看来她的纤体健美打算令她升级了;我五指山波浪式表里加压,翻江倒海的捏着赵薇的nǎi子,令快感也翻江倒海般袭击赵薇;赵薇只是侧过头闭上眼,她脸红红的,忍得非常辛苦,我几乎每一下指头按下去,赵薇的呼吸就会急速一点。

    咪咪能后天健身而变得优美的话,那么赵薇乳峰的标致,就是她天生的了,因为我的味蕾完全感受不到她黑提子哪一处是粗拙的,而且她的ru头在我轻轻舔弄下,已经开始涨大,敏感非常,不断散发出少女的芬芳,令我味觉和嗅觉也能同时享受;我用口把赵薇胸前黑色的宝珠含着,上下嘴唇紧夹着,舌尖再度的轻挑赵薇的乳峰,令赵薇的ru头圆硬起来,赵薇可真是「珠圆肉润」呢。

    剩下来的手也开始不安干份,摸着赵薇的躯体往下溜,赵薇已经感应下身快要被攻入,但无奈抵挡不了,也理不了顾名思义只得在叫「不要」,但我又怎会理会她,而且她的叫声也不自觉地带着一丝丝亢奋的声调,不过赵薇大能定心,我是不会一下子就攻进她女性的圣地的。

    手先沿着赵薇她的腰摸进她的裤内,摸着她的屁股,第一时间已经深深爱上了,因为赵薇外不雅观上不是「箩霸」型的女人,出奇地她的两团肉竟是圆滑多肉,而且也不是废弛了的肌肉,同样有很好的弹力,我手已经忍不了在赵薇的两间游走,一摸再摸,甚至用力榨下去,弄得赵薇「阿阿」声叫,不用看,我也知道我的手指已经在赵薇她的屁股留下红印;如此好玩的屁股,一会儿必然要让「小弟」分享分享。

    被人如此榨摸,赵薇显得非常痛苦,但她更怕前面将会遭受同一命运,很可惜,我完全掌握她的心理,对她说:「赵薇小姐这么紧张,你的下体很想被人玩吗?」

    「不是!」赵薇睁开她的大眼,高声叫喊,但我已经挥着剪刀在手了,赵薇望着,嘴唇也在哆嗦,我就大刀一挥,由赵薇裤子的拉链位下刀一拉,赵薇的长裤就如她的上衣一样,惨被分成两半。

    用手指顶顶赵薇的内裤底部,说:「咦,赵薇小姐,你的「妹子」很湿阿!」赵薇虽然未必听得懂我的用词,但她也知道是什么一回事;赵薇她在我用手用口玩弄她的ru头时,早已经感应下身湿了,她一直但愿是之前花洒的水所弄成,但現在浓浓的味道,已经清楚告诉赵薇和我,这是她yin道分泌的yin水。

    赵薇还在强辩:「不是!不是!」但我的答复也不是回答她的说话:「总之要洗「头发」呀!」

    「什么……」赵薇在思考我的说话意思时,我就左手挥刀,剪破她身上惟一完整的内裤,右手握着洗发用的花洒,赵薇当即大白是什么一回事,但强烈的刺激已经冲击她的全身。

    「阿阿阿!哇……阿阿阿阿呀~~」

    花洒的高压水柱射向赵薇的黑色丛林,连带打落在她的阴部的嫩肉上,赵薇既感应痛又感应刺激,最重要是部门的乱射水柱,更打在赵薇的敏感细腻的yin唇上,加上花洒射出的是热水,令赵薇倍感刺激,整个阴部都红起来。

    「停阿!阿阿阿呀……停手阿!我死啦……阿阿阿阿……」

    「洗发」不用洗发水又怎么能遏制呢!我涂得一手都是洗发素,一关了水龙头就把洗发素抹在赵薇的阴毛上;遏制了水压的冲击,赵薇得到非常短暂的舒缓,但很快另一种刺激又激起了,我的指头在赵薇的嫩肉上乱掏乱摸,肌肤间的磨擦,令赵薇下身的体温再进一步上升,而且我手上洗发素,混上了赵薇黑丛林上的积水,发生了番笕水,不断沿着赵薇大脾两侧向下流,甚至渗入了赵薇的yin道内,番笕水实时与赵薇的「妹子」流出的密汁混合,制造新的化學感化,一个又一个的气泡就自的她的yin道吹出。

    赵薇也感应本身是如此的丑态百出!本身不单无力阻止强暴者的施暴,而且她本身也不能阻止本身兴奋起来,一浪又一浪的刺激,也令赵薇她心跳加速,甚至差不多理性也要崩溃,好不容易才捱过了接二连三的快感,赵薇不知道她还会被辱多少次。

    但赵薇也没有时间思考了,一刚一柔的刺激过后,又是被高压水柱喷射阴部的强劲刺激;今次冲水时,我甚至用手指撑起了赵薇的两片yin唇,让水柱直接打在她的「珠珠」上;被异物撑开了yin唇,赵薇摇头地乱叫,也不知她是痛还是爽了,我想是爽的多一点,因为重要的据点被强力冲击,赵薇的叫声越来越妖媚,而且与水柱反芳向的yin水,也随着热水而倒流出来;花洒只要稍稍移了位,不同位置的阴肉受压,赵薇分泌阴液的幅度却更大,一瞬间,赵薇就泄了出来。

    「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我关了花洒,看着赵薇躺在床上双眼板滞,急速喘息,胸口起伏不定,我知时候能操插她了!我筹备好本身蠢蠢欲动的「弟弟」,解开赵薇脚踝上的绑缚,即使这样做,也不会做成问题,赵薇她也已经无力抵挡我了。

    我把赵薇的双脚大大地张开,并把她折起来,我的yáng具早就筹备行动了,对准方针就要出击,我的第一个方针是赵薇的屁道,刚才摸一摸,赵薇的屁股就已经给我深刻的印象,我想知道她的肉团,是否除了好摸好榨,也是好操?

    实时来第一插,赵薇也实时反映:「阿阿!好痛阿!阿阿阿阿阿!我……我……阿阿呀……」过了第一下的痛楚后,赵薇的脸上开始浮現亢奋,当然攻击的一芳也感应兴奋,被赵薇的两团屁肉紧夹着,令我的rou棒每一吋也感应感染到赵薇屁道的压迫力,虽然并未享受操插她yin道的乐趣,但赵薇的后庭操起来,比起其它女星的yin道,也无不及之处。

    钻进了赵薇后庭的尽头,再拉弓引箭,再度冲刺,我可感应赵薇屁股不断排挤我的宝槍,但在赵薇后花园遇到的阻力越大,我就知道相对地赵薇受的刺激越大,她的叫声已经变得清脆;相反,赵薇的前面却越发感应空虚,赵薇被挑起的性欲令她的「小妹」寂寞难耐,在没有什么袭击之下,一度停下来的分泌,又再次活跃起来了。

    「阿阿……我……爽……我……阿阿阿……前面……阿阿阿……要爽……阿阿呀……」

    我也无闲理会赵薇的阴部了,我集中火力进攻她的屁道,赵薇的肉团越是抗拒,我就操我越起劲,赵薇就越受到刺激,她的yin水也越旺盛,而且赵薇她被折叠,阴部几乎对准了她的脸,密汁溅得她满脸皆是,间中泄出的yin水,更在她叫床时直射入她本身的口中,差点令赵薇她本身咽呛来。

    我也感应本身的yáng具有点饱和的迹象,没有必要把能量达至最大级数才发炮,这样才能久玩一点,我就加快抽击赵薇屁道的速度,赵薇她感应到我攻击频率的改变,既然叫道:「插我……阿阿阿阿……快点……鼎力点……阿阿阿阿呀……操死我……阿阿阿阿……」

    「那么赵薇小姐筹备好了吗?」

    「嗯!快快射我!阿阿阿阿……射入我的屁股……阿阿……阿阿阿阿阿!」

    应美人要求,我就把浓郁的jing液灌入赵薇的屁道。

    我一把yáng具拔出,放下赵薇双脚,实时托着她的下巴,把舌头伸入她的口中,毫不浪费地舔食她口内的精华,因为赵薇她刚才阴部喷至她口内的阴液,尚有相当数量留在她的口中,加上了赵薇这小燕子的口水,实在是上等的燕窝,我又怎能浪费。

    赵薇很明显地也是意犹未尽,舌头与我的舌头抖缠起来,除了要和我分享她滑滑的舌上的珍品外,更要得到慰藉,但我不喜欢过份的缠扰,我就把舌头抽出来,赵薇依依不舍的,也伸了舌头,还有一道银丝连着我们的嘴,不过赵薇脸上还有不少的阴液,我也不会放过的。

    把赵薇面上的阴液,甚至她的耳窝、眼皮、发尾上的,我也统统一滴不漏吃下,不过始终不及yin道新鲜制造出来的好,所以我就爬上床,双手拨开赵薇的阴毛,我就用口吸吮她的yin道内的阴液。

    「阿阿……阿阿阿阿……好呀……」

    赵薇的「妹子」,已经不鄙吝地为我炮制新鲜的蜂蜜,我在吸饮赵薇的贡品的同时,我的舌头也不忘舔动她的阴核,以及内里的阴肉,虽然赵薇今晚未被人开矿的yin道还是相当的窄,我的舌头也颇难伸入去,但务求赵薇的密汁更浓更盛,我也要用强了;而被我一下一下的挑逗,赵薇忍受不了,哀求我道:「阿阿阿……我不行阿……阿阿阿……求求你再操我……再操我……阿阿阿……」

    「那么你就给我的yáng具一点奖赏吧,让我看看满不对劲。」培养一下我的宝物也是需要的,既然我俩成了69式,没理由不顺理成章要赵薇奉侍我的「弟弟」,不过赵薇也不用多教,在欲火的差遣下,她已经迅速把我的yáng具含在口中,她的yin水燕窝,加上之前我的口水,成了我rou棒在赵薇口腔又出又入的润滑剂,赵薇已经不能自拔地含舔我的yáng具。

    实在太好爽了,赵薇的口交技术也可算是一流,我完全没有把yáng具拔出的意思,即使它已经不断地在赵薇的口内变大,我甚至用手指刮赵薇她的阴肉,弄得一手密汁,再把手指伸向给赵薇舔,赵薇一时间舔着我巨大的yáng具及几只手指,犹同在啜食着大小不同的蜂蜜香肠一样。

    「嗯嗯~~嗯嗯~~嗯嗯~~」赵薇兴奋得泄了一次又一次,她完全忘我干口交之中;而我的手指伸入了赵薇的口内,相对地,我的yáng具感应的迫压性又大了,而且赵薇的香舌溜过我布满神经的gui头,我就有射出来的感动,忍得了一次,也忍不了十多次,在赵薇又一次要攀升上高涨时,我决定在赵薇她的口内来一发了。

    「赵薇小姐,食我的精吧!」

    「嗯……嗯嗯嗯!阿阿阿阿阿阿!」

    把yáng具拔出,我坐着小休一会;赵薇也借着机会回过气来,但她的欲火却没有因此而熄灭,yin道还是流着yin水,我就解开绑着赵薇双手的绳,并把全身无力的她半拉半扶地带到理发屋的大厅,要她伏在理发桌的镜子上。

    我在赵薇身后,把她的右脚抬起放在理发桌上,让赵薇从镜的影像中,清楚看见她本身和她的「小妹」是多么的淫荡下流,而赵薇既然会扭拧地说:「不要阿……这……这个样很丑恶阿……」

    我笑说:「傻女,你细看下去就知是不是丑恶了。」我即把yáng具由下至上插入赵薇的yin道,gui头迫开赵薇的yin唇后,无视她yin道的排斥,rou棒向着她的花冲上去;被突如其来的一插,赵薇大叫了一声,接着已经呻吟起来。

    「阿阿阿阿……是阿……阿阿呀……淫荡也……也不是一件丑事!阿阿阿阿……继续……继续操我……阿阿阿……」

    「挂腊鸭」体位的好处,就是能让赵薇看着本身被操的情形看个饱,而且赵薇只得一只脚支撑,自然身体也会座低一点,我yáng具就能更容易攻击她的yin道;当然,体位确实对操插有辅佐,但也得要看赵薇本身是不是好操,虽然她的yin道之前又被花洒射,又被我用舌用手玩,但肉壁的紧迫程度却没有丝毫减少,反而她yin道的蠕动越强,我的兴奋就越大,我也得要减一点力量和速度,却令赵薇感应难受。

    「阿……阿阿阿……不要减慢阿……快点……快一点操我……阿阿阿……我很辛苦阿……阿阿呀……鼎力操插我……」

    「我怎样令你辛苦?」

    赵薇有气无力地淫叫:「你……你的大yáng具……阿阿阿阿……在我体内……阿阿阿……减慢了……阿阿呀……我……我想要爽死……阿阿阿……求你……鼎力……快……阿阿阿阿呀~~」

    我故意把速度减得更慢:「那么我有什么理由要鼎力干你呀?」

    「我要阿!我……我的yin道是好好操的!阿阿阿……快操我……快干死淫荡的我……阿阿阿阿呀~~~我受不了……我的yin道也很需要!阿阿呀……快点插爆我的yin道!」

    我大笑,小燕子也成了我的xing奴,我还想要什么,就对赵薇说:「我又来了!」

    抽插yin道的速度加快,灌顶花心的力量加大,令赵薇爽不堪言:「我死啦!阿阿阿阿!淫荡的我兴奋死啦!阿阿阿……镜内的我也爽死……镜内的yin道也爽死了……阿……射……阿阿阿阿阿阿!」

    赵薇在高涨时把头仰起,身体不断震动,接受我gui头顶着她穴心的冲击,亿万的精虫都抵触触犯入赵薇的子宫壁了。

    ……

    赵薇昏倒在理发桌,原本还想再干她一次,俄然我的手提电话响起:「喂,霸邪吗?我是张豪江。大件事了,琳病倒了!」

    「什么?」这样我不能留在这里了,要快一点归去才行;我一边穿衣服,一边对张豪江说:「江,替我找a片和丽娜,我顿时就回来。」也没有理会张豪江的答复,我就收线,一枝箭跑了出理发店。

    这时,张豪江拿着手提电话走进理发店,彵奸笑起来:「衰人霸邪,强奸赵薇这么好康的事也不预我,还说我们是兄弟;对不起作个故事来骗你了,归正有得上赵薇,我也不介意做阿二。」说罢,张豪江便脱裤子,筹备迷奸赵薇。

    ……

    以中环的一个办公室作指挥中心的早乙女静子,静心等待着,她记得上次在电话中与供给捉霸邪打算的女人的对话,那女人说过:「霸邪是喜欢娇小的女人的,而我放置了彵去强奸赵薇,因此,以彵的习性,彵必然会淫玩赵薇玩至深夜才肯罢休,只要计好时间,你就能捉到霸邪了。」

    静子默默算着,她也想快点下手,因为用赵薇作牺牲品,她还是有点过意不去,因此,她只能以她认为最佳时机下命令:「捕兽一队,正门,捕兽二队,后巷,捕兽三队,通往理发店阁楼楼梯……action!」

    所有拿着手槍的捕快冲向理发店。

    ……

    「嗯~~~阿阿~~~阿阿阿……嗯……阿阿……」被张豪江操插的赵薇,正在延续好梦,在睡梦发出甜美的声响,而张豪江也因为赵薇yin道的狭窄,抽插时也在叹气,赵薇阴肉紧紧包着彵的yáng具,令彵非常兴奋。

    「不行,我要射了。」

    俄然间,一下很大的私家车响按声,在理发店外面响起,张豪江吓了一跳,这时,彵才发現,店肆的铁闸缝中,光影乱流,大量的人正走向本身身处的位置。

    掌酷小说网供给出色小说阅读,请必然保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