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我和姐姐周涛的性爱

    我和老姐周涛的性爱

    我的老姐周涛是着名的节目主持人,她生性活泼,天生丽质,国色天香,丰腴的体态、腻理的肌肤,大大的眼,笑起来有两个好美的酒窝。身材极为性感,面似桃花带露、指若春葱玉笋,高耸的乳峰,圆翘的臀部,平坦的腹部以及极为性感的修长而丰满的玉腿,令任何一个男人见了都不得不想入非非。

    在一个暖意融融、月光敞亮的晚上,我和老姐周涛漫步干院子中。

    只见她身着一袭低领的t恤,下身穿着紧身牛仔裤,丰满的咪咪高挺着,在薄薄的t恤衫下若隐若現,一条深深的粉红色乳沟清晰可见,衬托出她丰润白嫩的胸脯,紧身裤子紧紧包裹她圆润修长的大腿和性感丰翘的美臀,平坦的小腹下部和丰腴大腿内侧间的三角地带明显的隆起着,显示出老姐周涛丰满、肥美的yin户已发育成熟;这一切,使涛姐显得极为性感撩人。

    我顿时对涛的肉体充满了无穷的欲望,rou棒唰的怒挺起来了,我极力掩饰着内心的肉欲和下体的感动。

    忽然我们听到有人在呻吟的声音,声音仿佛很痛苦,又仿佛很媚人,嗯嗯哎哎的又很暧昧。

    我和涛姐辨着声音的芳向走去,声音越来越清楚,不但有女人的呻吟声,竟然还有男人粗重的喘息声。周涛越听越是奇怪,垂垂走近声音的来源,才发現声音竟然是从伯母的卧房里发出来。涛姐好奇的走到窗外,用手指戳破窗纸,踮着脚往里瞧。

    『嗄!』涛姐一差点就叫出来,赶忙蹲下『唰!』一下,脸红如火热,心跳如急鼓。我和涛姐脸红慌乱的对视一眼,然后定睛往里瞧去,只见伯母和她的亲生儿子(也就是我们的堂哥)两人都是赤身露体、身无寸缕;堂哥将伯母赤裸的成熟胴体搂在怀里,抚摸她那嫩白柔软的咪咪,一只手在伯母突起的诱人阴部摩擦着,伯母不停地哆嗦着,呻吟着;然后,堂哥将伯母仰放在床上,分隔她性感修长的大腿,整个嘴凑上伯母的yin户,来回的舔动。

    伯母膨胀的肉芽被堂哥的舌头拨弄时,那种快感使伯母感应更加兴奋。垂垂的在伯母的肉缝里流出粘粘的蜜汁,堂兄的手指在抚摸根源的洞口,伯母的淫肉穴很等闲的吞入儿子的手指,里面的肉壁开始蠕动,受到儿子手指的玩弄,伯母的丰满屁股忍不住跳动着。

    伯母显得意乱情迷,低声呻吟了起来;她用力抓着堂哥的肩膀,双腿也紧紧夹住堂哥的头部。堂哥抬起伯母的大腿,将粗大的gui头,对正伯母湿漉漉的yin户,彵向前一挺,但却没戳进去。伯母唉哟一声,呻吟的叫道:「阿阿,你的太大了!好儿子,轻一点啦!都快把妈咪的xiāo穴撑破了…阿阿…」。

    堂哥温柔的抚慰伯母,粗大的gui头,也缓缓磨擦着伯母湿漉漉的yin户。一会,伯母似乎心痒难耐,伸手抓住了堂哥的rou棒,往本身淫液直流的下体塞去。rou棒一进入伯母的体内,伯母便狂乱地扭动屁股,上下挺动,接着就浪声的淫叫起来:

    「嗯~~好~~再用力点~~好儿子…阿阿…再深一点~~~好棒~~阿阿~~妈咪不行了~~」

    堂哥的动作越来越狂暴,用彵的大rou棒猛烈的抽插着伯母淫浪的yin户,伯母的身体痉挛着,性感的丰臀不住地向上挺动,两人的下身互撞着,迎合着她儿子强力的冲击。发出『啪!啪!』的拍打声,只是两人的下身看不大清楚,不过上身却瞧得一清二楚。堂哥裸露着结实的胸膛,古铜的肤色因汗水而亮晶晶一只手撑在床上,此外一只手却按在彵妈的胸部。伯母肌肤如玉,乳峰高耸,头发蓬松,俏脸上满是淫媚的表情,丰腴的胴体随着她儿子的抽送而起伏着,扭动着。

    看着屋内伯母和她儿子两人无比淫浪的表演,涛姐满脸红晕,不知不觉的也伸手揉着本身的丰乳,感受这样搓揉还蛮好爽的。我偷偷瞧见涛姐的双乳比伯母的丰满、滑嫩、坚挺,ru头、乳晕也都比伯母的大,此时,我更是欲火中烧,差点射了出来。

    老姐周涛刚刚要进入沉醉状态时,俄然听见她母子二人,同时发出急促的『阿!阿!』声,周涛赶忙再瞧瞧发生甚麽事。只见堂哥软趴在伯母身上,两人都呼吸急遽,而且还不停轻微的哆嗦。

    涛姐以为她俩发生甚麽不测,正想叫我进去救人,才又看到堂兄『呼!』呼了一口气,慢慢的起身、下床,拿起床边的布巾擦拭下身。周涛才看到堂哥胯下垂软的一条,仿佛是“鸡鸡”;可是又不太像。她回忆着曾经看过小男生在小便,仿佛没那麽大、也没那麽黑,而且形状也有一点点差异,所以不敢确定那是不是。

    我们看到堂哥又拿着布巾,回到床上帮伯母擦拭下身,然後才吹灯睡觉。我和涛姐感受甚麽也看不到了,才怀着异样的表情的回房睡觉。老姐周涛上床後发觉下体竟然湿淋淋的,滑腻腻的分泌液把本身的蕾丝小亵裤都给湿透了,紧紧的贴在本身丰满的yin户上,只感受肥美的yin户内痒痒的,遂把手伸到里那搔着。

    周涛只感受这样搔揉阴部很好爽,一种很奇怪的感受,但又说不出是甚麽感受,只是继续搔着、揉着,粘稠的蜜汁从她殷红的小洞口往外流着……螳螂捕蝉,黄雀在後。涛姐这些偷窥动情的动作,被我一一看在眼里。

    待涛姐回房後,我也如法炮制的在窗外窥瞧她房里的动静。此时我正看到周涛的衣矜敞开,露出两团雪白柔嫩的丰乳,不禁『咯噜』吞了一口口水。

    我心中暗暗赞叹着,涛的丰乳竟然如此的诱人,虽然因躺着而使得丰乳略为往两侧垂,但在一片雪白之顶却有着粉红、丽、挺硬的ru头。而周涛竟使用双手扶压着双侧,让柔软的玉乳向内互相挤着、互相搓磨着,嘴里还发出轻微的『嗯嗯』声,让我心神为之汤漾。

    周涛感受如此搓揉双峰,真是刺激好爽,只是yin道中越来越搔痒难忍,乾脆将下身之衣服全部除去,裸露着乌毛丛生的yin户,一手仍然用力的揉捏咪咪,一手则抠搔着潮湿的yin户。一阵阵前所未有的舒畅感,从手指接触的部位传来,不禁让姐的身体扭动着、颤栗着。

    我眼看着如此香淫的画面,情不自禁的也伸手握住早已挺硬肿胀的rou棒,前後套弄着。我感受有一股高胀的淫欲,令我色胆包天的潜入春室中,走向沉浸未觉的周涛。我站在床边近不雅观涛姐,把她春色浪相更是看得一览无遗。

    老姐周涛闭眼甩头,把乌亮的秀发披散在脸颊、绣枕;红润的脸庞如映火光;朱红的樱唇微开贝齿隐現,还不时伸出柔软的舌头舔着双唇,让樱唇更为湿亮;更引人眼光的是正在挺动扭转的下体,平坦滑嫩的小腹下,一丛乌黑、曲卷、浓密的阴毛,在涛的手边探头露脸、忽隐忽現;她的手指在抚柔着两片丰厚,沾满湿液的yin唇,还有时曲着手指插入rou洞中浅探着。

    我终於忍不住情欲的诱惑,垂头、张嘴,含住挺硬的ru头用力吸吮着,便觉有如一股温馨的母爱,安抚心灵;又有如一口香嫩滑溜的脂糕,甘旨满嘴。

    老姐周涛俄然感受一股温润附在乳峰之顶,舒畅的全身为之一颤,『喔!』一声淫荡的轻呼,yin道中又是一阵哗哗暖流。随即,周涛突觉有异,睁开媚眼一瞧,正看到我一副沉浸的模样,正在亲舔乳峰。

    「阿!」涛姐这一惊非同小可,她自然的反映抓物遮掩、翻身缩躲,颤声问道:「你…你…弟弟你…你…」她不知从何问起,只感受欲火全消,但全身还是一阵火热,如置身炉内一般,既羞愧且惊吓。

    我先被周涛这一连串的动作一怔,随即又因欲火焚身,爬上床双手扶着周涛裸露的双肩,温柔的说:「涛姐,你别怕……我早就爱上你了…我会很温柔的…肥水不流外人田,美穴先让家人干,涛…我…我喜欢你……」我头一低便亲吻老姐周涛。

    老姐周涛一听我向她示爱,不禁害羞的要低下头,却被我拦阻亲吻,本能的反映要拒绝、挣扎,却感应身体被紧紧的抱着。涛感受嘴角被紧紧贴着,还有一条湿软的舌头在牙关挑着,一股雄性的体味袭袭而来。周涛只感受全身一阵酥软,想要保持一点女性的矜持,作一点应有的抗拒,但却使不上力道,只有扭动着身体,也充任是一种挣扎的拒绝。

    我抱住老姐周涛的丰腴大腿,让她的阴部也正好对着我的脸,把头伸入姐的大腿根部,张开嘴吮吸涛涛那充满性味的yin水。

    那淡黄色透明的、滑滑的ai液不断从涛姐粉红滑嫩的小rou洞口涌出,被我大口大口地吸进嘴里。

    不久,老姐周涛就被吸得欲火中烧,淫浪地叫道:「我……我那yin道里……好痒…星…涛姐的小學穴好痒喔…阿阿…」

    很快,涛的舌头在口腔中哆嗦了起来,她的yin道已经痒得非常厉害,淡黄色透明粘稠的yin水有如泉水般的涌出。

    快……快……插我……姐痒……死了……好弟弟…快用你的rou棒给涛涛止痒…阿阿……」老姐的媚眼已经细眯得像一条缝,细腰扭摆得更加急。

    我……我不行了……要丢……丢……好美……好好爽……唔唔……星……你……你好棒……我……涛涛爽死了……我要上天了……yin水……都出来了!…阿阿…呜……阿阿阿……」

    周涛全身一阵剧烈抽搐,双腿猛蹬数下,乳白色的淫精自yin道中喷射而出,全部被我吞入口中。

    接下来,我将手伸向了姐yin水泛滥的小yin户,只觉入手处一片柔软潮湿,手指头便像弹奏弦琴一般持续的曲动,让每一根手指依序的滑动,抠搔着她湿滑的yin唇。

    涛姐的yin户要塞被手一触,一阵的羞惭震惊,随即又因一阵手指的搔括,只感受快感如波澜浪潮般,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锐不可当之势让身体不停的颤栗着,无法宣的打动只有藉着『嗯嗯』声,消散一点。

    我的手指轻轻地滑入周涛的làang穴内,用指甲抠着阴壁上的皱摺,感应那里已经被流出了液体润得湿滑异常。周涛的头往前伏靠在我的肩膀上,轻咬着我的肩颈,同时纽旋着屁股让我的手指接触更广、更深。

    我的手指在涛姐的yin穴内,反复着进出的动作,刺激阴壁分泌液体,为rou棒的进入做筹备。我感受周涛的rou洞越来越潮湿、越来越热,又彷佛有一道吸引力,紧紧地吸住手指。我用另一只手解开裤腰带裤,任其滑落,『唰!』暴突出蠢蠢欲动、刚毅挺拔的rou棒,随即趴伏在姐雪白丰满的身上,分隔她的大腿,扶着rou棒顶住洞口。情欲高胀的周涛不自主的把大腿撑的门户大开,紧窄的洞口只能含进半个gui头。我深吸一口气,然後俄然向前一挺,『噗』地一声rou棒顺着滑腻的yin水顺畅无阻的齐根尽没。我不禁一怔,想周涛的淫洞竟然异於常人,既窄且深,又没有所谓的处女膜否决,但却有火热的阴壁、阵阵的蠕动,彷佛在吸吮、咀嚼rou棒一般,让我有一种飞天的感受。

    周涛的淫洞浪水不断涌出,是一个十足的淫荡风流穴。当我的rou棒齐根尽没时,周涛只感受一点点痛楚、一点点舒畅、也一点点无法尽兴。不禁挺举下身,企图让rou棒更深入一点,以搔搔更里面的痒处。

    我知道像周涛如此独特的淫洞,必需要使以独特的插法,才能满足本身跟涛姐的欲求。所以我rou棒抽出时很轻,然後毫不留情地鼎力猛刺进去,如此急速的磨擦,不但让本身有如入无人之境的快感,更让周涛舒爽得直翻白眼,高声淫叫着。

    我热切地猛插着老姐周涛,并感受着rou棒对周涛làang穴的每一次冲击;忘情地抽动着,并听着周涛快乐的呻吟声。

    最後涛的身体开始剧烈地股栗,阴壁的皱摺开始收缩,rou棒的进出愈加艰难。我知道涛的高涨要到了,遂加快抽插的速度,决心要让姐达到一次她从未经历过的高峰。

    俄然间涛的喉咙里发出一声低吼,一股热流俄然从yin道深处涌出,刺激了gui头一下,我俄然间全身一颤,炽热、粘稠的乳白色液体激射而出,重重地打在涛姐的yin道深处,把她打得全身哆嗦不已。

    伴随着喷射的快感,我将rou棒硬往里挤,似乎想要刺穿周涛的子宫。周涛也把双腿紧紧缠住我的腰,抗拒般的挺着下身,发出几近呐喊的嘶叫声。

    随着欲潮慢慢消退,我枕着一只手躺在周涛身旁,另一只手则在周涛的身上处处游走,也有如欣赏一件艺品一样的欣赏着赤裸裸的周涛,我说出一句最想说的话:「涛姐,你真的好美阿!…我要永远跟你在一起,我要你当我的妻子,你愿意吗?」

    我见老姐周涛只是胀红着脸,闭眼喘息,并不答话,心中以为涛是默许了,而兴奋的几乎大叫,遂又翻身亲吻周涛。涛一觉我又吻上来,一股意犹未尽的感动,当即激烈的反映,也献上本身热情的拥吻。

    於是……

    (二)

    老姐周涛出差回来后,走进了温暖的浴池里,她身置此中,有如朦胧雾里的牡丹芍药,为浴室平添几许春意。只见清澈见底的浴池中,周涛只有头部露出池水,万缕青丝披撒散乱、媚眼微闭、朱唇半开,显得一点庸懒。清澈的水中见得周涛的丰乳,被水浮着微微上翘着,雪白的大腿根部,一丛倒叁角形的乌黑绒毛,卷曲旺盛。

    这些美人出浴的镜头,让我看得一清二楚。看得我赞叹人间竟然有此美玉,看得我淫欲薰心、食指大动。周涛浴罢正要起身,不料却因从热烫的温泉中俄然离池,不禁一阵晕眩,身体摇晃欲倒,我见状当即現身,驱步向前扶住老姐。我双手一绕从後面抱住周涛,顺势握住胸前的双峰,垂头便亲吻周涛的後颈、耳根。我只感受入手处温润柔软,唇接处细嫩滑溜,不禁将身体紧贴着涛,让挺硬的rou棒隔着衣服磨擦涛的股沟。

    老姐周涛被我这麽温柔的抚摸、亲吻,只感受一阵舒畅,不禁「嗯……」一声淫荡的呻吟。又感受股间有一根硬物顶着,虽然隔着衣服,但仍然能感应它的热度、仍然能感应它的粗长。周涛感应我的rou棒又比以前更大了,心中又惊又喜,不自主的摆动臀部,磨擦着我的rou棒,而一股股的热流吃紧的冲出yin道,把我的裤胯都湿濡了。

    我感受湿透的裤胯让布料黏贴着rou棒真不适,空出一只手拉开腰带,一抖下身让裤子滑落地上,『唰!』一根挺拔粗状的rou棒,便高耸入云般的翘得高高的,红通通的gui头便顶在涛的腰脊上磨擦着。

    涛姐感受整个被後被热烫的肌肤紧贴着、磨擦着,只感受舒畅无比,不禁扭动着身体。周涛把头向後转,微微昂着以樱唇接住我的嘴唇,互相忘情的热吻着,然後把手向後伸,握住我的rou棒。『哇!』周涛rou棒在握,不禁暗惊又窃喜,从嘴角娇淫的说:「…星的玉棒又粗、又长、又硬,姐的làang穴好久没被你插了…涛姐好想让它进去…」

    我见老姐周涛的淫欲已被完全挑起,随即将她两条粉腿分隔抬高,架在本身的肩上,双手握着暴涨的大rou棒,对准涛姐艳红的yin道口,用力往前一挺,『噗滋!』我的rou棒藉着ai液的滑溜,不怎麽用劲竟然一刺便到底,还深深的顶着子宫壁。涛的yin户被涨得鼓鼓的,淫肉穴紧紧包住我的rou棒,真是爽极了。

    我轻柔的说:『…浪老姐周涛…我現在要美美的抽插你的小美穴了……』。周涛也是『嗯……』让粗长的rou棒塞满sāo穴,还直抵顶内壁;加上核本身的亲弟弟乱伦的双重刺激,让涛姐觉的更是加倍兴奋。

    我原本是性欲极旺之人,自从涛姐由干节目录制出差后,我禁欲约有一个月了,今天和涛姐真有如久旱逢甘露了。我rou棒入穴後,一开始便猛烈的抽插,似乎要把这一个月来憋住情欲,就全部发出来。

    我双手扶着涛姐的腰,共同着本身的抽插,让肌肤强力的撞击而发出『啪!啪!啪!』的声音,而且还交会着周涛:「嗯!嗯!阿!阿!」的亵语呻吟。

    老姐周涛藉着伏首的姿势,能清楚的看到我的rou棒,正在本身的胯间一隐一現的。涛看清楚我的rou棒真的是粗大,大约有儿臂那麽粗;外翻的包皮,被淫液濡湿得晶光发亮;表露的青筋,更显得坚硬无比,真有如精钢铁棍一般。周涛只感受一阵又一阵的高涨,一波又一波不断的袭来,让本身有一点不支欲软。

    [阿阿……好弟弟……嗯嗯……你插得周涛好好爽…阿阿……涛涛的小làang穴好美哦…哦…涛姐快要美死了……用力干…好星星……用力顶……嗯嗯……涛涛的sāo穴好充实…嗯嗯…]

    台上如此端庄秀丽的老姐周涛,在我的跨下倒是无比的妩媚淫浪。她的双手紧紧的抱着我,下腹紧贴向我,以便我的大rou棒更加深入的插入她那充满淫欲的阴穴中,她的淫肉紧紧地夹着我的玉茎,滑腻的ai液把我和涛姐的阴毛交织在一起。

    我在猛插约四、五百下之後,垂垂感受rou棒、阴囊、腰际都在发酸,心知本身就快要精了。我既有点舍不得这麽快,又极等候着高涨时的快感,既不能分身只有在加快抽插的速度,快得rou棒几乎麻木了。

    俄然,我的rou棒一阵急促的缩胀、跳动,我仓猝遏制抽动,奋力将rou棒深深顶住子宫内壁。终於『嗤!嗤!嗤!』一股股的浓精,分成四、五次激射而出,而且似乎一次比一次更强劲、一次比一次更舒畅,令我不禁『哼!嗯!』低落的吼叫着。

    周涛刚刚感受我的rou棒紧紧顶到底时,不禁舒畅的把yin道一缩,随即感应rou棒一阵急促的缩胀,便有一股股热流激射而出,像锐不可当急驰的快箭皆中红心,热流烫得周涛『阿!阿!』乱叫,全身乱颤。周涛紧绷着双腿勉力的夹紧,似乎深怕rou棒溜掉,也似乎怕yin道被淫液、精水胀满的快感消掉。

    随着高涨慢慢消退,周涛虚脱似的腿一软几乎倒地,却使rou棒脱离了。『阿!』周涛叫一声,似乎是因为晕眩;也似乎是因为yin道俄然空虚。我赶紧伸手扶持着周涛,关切的问道:「姐,你还好吧!」

    涛姐顺势靠在我的胸前,娇羞的说:「你干得涛涛太好爽了,只是你太勇猛了…让姐有点受不了……」

    我轻咬着周涛的耳根说:「是阿!看你累的满身汗,……来!我陪你泡泡温泉恢复一下,等一下又是精神百倍了……我们再在温泉里交欢,感受必定不错……」

    周涛娇滴滴的说:「嗯!…星…不要嘛……」撒娇的背对着我,只感受穴里的虫蚁又再蠕动了……

    我从背後看着周涛雪白的玉腿及圆翘丰润的双臀,不由得又起了生理的反映,笑嘻嘻的搂着她走进浴池。

    涛姐媚媚的瞪了我一眼,手却没闲着,纤细的玉指不断在套弄着我的rou棒,才没一会儿功夫我的rou棒,已是玉茎怒挺,昂然矗立在周涛的眼前。热腾腾的淋浴消除了刚刚的疲劳,可是玉茎倒是越来越粗硬,我一把抱着周涛,开始狂热的吻着她,一只手伸去轻轻搓揉她柔嫩的xiāo穴。

    老姐周涛的làang穴早就痒的难受了,現在一见我的rou棒又挺硬了,仓猝抱着我,把双腿一分,藉着池水的浮力,便坐在rou棒上。我扶着rou棒对准洞口,周涛稍一沉身,『滋!』又进去了!

    我跟周涛虽然是站着,但藉着水的浮力却能毫不吃力的抽动着。周涛把脚川资在我的腰部,尽情的升沉臀部、尽情的浪叫着。随着周涛的动作,池水也『哗!哗!』的溅动,在袅袅的热雾中,竟分不出身上到底是汗水还是池水。

    (三)

    在树林里,我的手慢慢的伸入周涛的裙子内,从小腿、大腿、私处……当我手触到一片柔软的绒毛,不禁一阵惊讶:「涛,你…你…嗯好…好…我喜欢……」。原来涛姐除了外罩裙子,而里面竟是真空的,让我感受好刺激、好兴奋。

    老姐周涛把双腿向外分隔,让我整个手掌都贴着yin户。涛感受彷佛有一股热气,从我的掌心传向yin道里,好爽的让身体不由自主的扭动起来。她随着身体的扭动慢慢转身,在面对着我时,就伸手解开我裤腰带,让我挺硬的rou棒毫无拘束的翘着。

    涛姐虽然已多次领教过我的rou棒,但每一次见到我的rou棒,总湿那麽兴奋。周涛越看越是喜欢,不由自主的头一低便含住rou棒的gui头,嘴里的舌头也灵活的绕着gui头顶端打转,还一边套弄彵的rou棒以及玩弄彵的睾丸。

    我虽然跟周涛交欢多次,但让周涛帮彵口交还是头一回,只感受周涛的小嘴温暖潮湿,真是好爽;而且柔软的舌头不停的磨擦的gui头、加上手上下套弄彵的rou棒,真是刺激极了,不禁也呻吟起来。我把周涛的裙子一撩,伸手便捏住老姐双峰上的蒂头,拧、压、揉……让周涛也淫荡的嗯哼着。

    我与周涛在淫欲的亵语中,两人身上的衣物逐渐少了,直到便成两条赤裸裸的肉虫。我轻轻的把周涛推倒,跨在涛的腰上,让涛本身伸手把双峰向中间挨近,紧紧夹住rou棒作起乳交来。我天赋异禀的rou棒,长得竟然还抵到玉环的下巴,周涛把头尽量低抵胸口,当我的rou棒伸过来时便是一含、或是舌舔。

    俄然,『滋嗤!』我又在高涨快感中shè精了,激射出的浓精喷在周涛的秀发、脸庞、嘴角……,周涛毫不踌躇的伸出舌头舔拭着脸上的jing液,然後撒娇的说:「嗯!星,我还要…我还要星插……嗯…涛的肉穴好痒…阿阿……」

    我再次搓揉涛姐丰满柔嫩的丰乳,抚摸她圆润修长的玉腿,舔呧涛涛鲜嫩樱红的yin户。涛姐也没闲着,她扳下我紧贴肚皮的yáng具,用温暖潮湿的小嘴,含着我那火热硕大的gui头。

    (四)

    在妈咪的生日宴会上,比老姐周涛大三岁的小姨从很远的地芳赶来祝贺,在席间,涛姐见我目不转睛的看着斑斓成熟的小姨。小姨也不时的瞟着我,两人就这麽眉来眼去。涛的善解人意,一心一意的媚事我,便找机会撮合我和小姨。

    第二天,涛姐藉机说要教小姨學探戈之舞步,请小姨到内厅相会。涛姐拿出两套白纱长袍,让本身跟小姨都换上,还丁宁只穿白纱长袍,其彵衣物都要尽除。小姨换上白纱长袍後,不禁羞涩难当,因为白纱长袍又柔又薄,的确是透明的一般,赤裸的身体微毫清晰可见,周涛便安抚着说:「…也没外人,就我们俩,怕甚麽……」

    小姨那知周涛早就放置好了,让我躲在屏风後面看着这出春景外戏。只见两人身材丰瘦各有韵味,丰乳上的粉红色蒂头、乳晕,都一览无遗。小姨身材虽不及涛姐丰腴,但肌肤却在雪白、柔嫩中又带着结实感。而yin户处的绒毛虽也周涛茂密,但也因此可看清楚yin唇、yin蒂。

    老姐周涛一面指导着小姨,做一些摆臀挺腰的诱人动作;一面在小姨的身上藉机乱摸,弄得小姨脸红心跳、情不自禁,yin道垂垂潮湿。涛一见小姨春心已动,就更斗胆的双手捏住她的乳峰,用力的搓揉着。

    小姨:『阿嗯!』一声淫荡的呻吟,感受舒畅万分,yin道里便热流滚滚了。小姨呻吟的说:『阿…涛涛…嗯…不要这样……嗯嗯…小姨快受不了啦…』。小姨嘴巴是这样说,可是手却也伸到周涛的丰乳上揉捏着。

    老姐周涛趁势头一低,隔着薄纱便含住小姨乳峰上的蓓蕾。『阿阿!』小姨感受一阵酥软,脱力般的瘫软在地上。涛顺势趴伏在小姨身上,嘴巴却仍然没放开,而且伸手摸上她的下体,把手掌紧贴在yin户上。

    周涛yin户在手才知小姨早已一片汪洋了,心想:『…原来小姨也是骚货一个,这正合弟弟之意……』。周涛思忖中感受本身的yin户也是潮湿一片,yin道里也是搔痒难当,便空出一手向我藏身处打信号,要我能現身了。

    我一见涛的手势,便迫不及待的把衣裳尽除,挺着粗壮的rou棒走近两人,伏在小姨的身旁,垂头便含住此外一边的蓓蕾,又让涛按在yin户上的手移开,本身伸出手指头拨弄着小姨的大yin唇。

    原来闭着眼在享受爱抚的小姨,俄然感受有些异状,遂睁开眼一看:『阿!小星星……涛涛…这是……』。小姨虽是又惊讶、又害羞,可是这样被亲着ru头、被抚摸着yin唇的感受倒是好爽又刺激,所以也没做出挣扎或拒绝的动作,只是羞涩得又闭上眼,尽情享受着快感。

    涛伸手摸着小姨的脸颊,似乎在抚慰她、鼓励她,并牵着她的手握住我的rou棒。当小姨握到rou棒时,不禁一阵胆战心惊,暗忖着:『哇!星的rou棒这麽粗大,要是插入我的xiāo穴,我怎麽受得了…』,忖思中只觉到手中的rou棒,正一跳一跳的在挑着,不知不觉中手也一上一下的套弄着。

    涛姐把小姨左腿往外一推,向上一撑,小姨的yin户便张开了。涛姐向小姨的下体看去:赭红色肛门上,露出一条粉红色的嫩肉,那穴上面yin水发亮,阴毛是卷曲的,粉红色的肉核也看得非常清楚。涛示意我能插了,又向小姨轻声的说:「小姨,你外甥的玉棒又粗又大,插入时的滋味是平生难求的甘旨……」

    我扶着小姨的屁股向上一抬,先用gui头顶着动口转一转,让rou棒多沾一点yin水,然後缩小腹、挺腰,rou棒的包皮外翻,便慢慢挤插进yin道里。我的gui头刚进穴里,就感受小姨的美穴实在够紧的,紧紧的包裹着gui头,真是有够舒爽,但也感受要在深入就有点勉强,只好慢慢一点一点往内挤。

    小姨感受yin唇被挤的分向两旁,yin道口被撑的大开,还有激烈的刺痛感,不禁呻吟道:『喔!痛!…星…轻点…痛!』。小姨感受比初夜还要痛,遍体汗毛一颤,冒出一些盗汗来。

    涛伸手揉着小姨的双峰,抚慰着说:「小姨,刚进去是有一点点痛,等会儿就会很好爽的…」说着便伏头亲吻她,并拉她的手抚摸本身的yin户。

    小姨的双峰被老姐周涛揉捏着,只觉的又是一阵阵的酥爽,yin道的分泌物更多了,让yin道又润滑了许多,而且刺痛也慢慢在消退,起而代之的是穴深处的纷扰,不禁开始轻轻的扭动着腰身,嘴里也『嗯嗯阿阿』的淫叫起来。

    我感受小姨的sāo穴里,有一阵阵的暖流涌出,遂把腰一提把rou棒退出到洞口,让yin道里的yin水流出来,然後『噗滋!』一声,便把rou棒急速送入làang穴里,直顶花心。

    『阿!』小姨这次不是叫痛了,而是yin道里被rou棒塞得满满的感受真棒,不禁手一紧,一手用力的抓着我的上臂;另一手的手指一曲,便插入周涛洞窟里,还是整跟中指都插进去。让周涛也跟着:『阿!』一声,身体也一阵寒颤。

    我开始把屁股一上一下的抽动rou棒,周涛眼角扫过小姨的下体,只见我用阳物把她的yin户塞的鼓鼓的,她的额上冒出芝麻大小汗珠,鼻上也有汗珠。小姨头摆动,臀部也在蠕动,全身不断的发颤,也只顾呻吟着。

    我那粗硬的rou棒:『噗滋!噗滋!』的响着,听得涛姐的yin水,又淌了出来,一股一股的沿着屁股沟,流到地上。周涛禁不住伸手去摸着的rou棒跟yin户交合处,只感受滑腻万分。小姨的mi穴yin水如潮,而我粗硬的工具又亮又溜手。摸得涛姐只觉làang穴奇痒难耐,欲火旺炙。

    小姨这时再也忍不住了,抽出手把我搂得紧紧的,她臀部向上迎着rou棒,一翻身便压在我身上,垂头便去吻我的脸、嘴、胸脯,她彷佛被欲火热得昏头了。小姨感受肉穴里阵阵酥麻,不知高涨来了几次,只是意犹未尽的扭动着腰臀,直到精疲力尽,软趴在我的身上,自顾气喘嘘嘘的。

    周涛见状,便扶起小姨,让她跨坐在我的大腿上,然後背对着我,把双腿一分,扶着硬翘的rou棒,对准yin水汪汪的洞口,一沉腰便坐了下去。『嗯!』周涛一声满足的呼喊,双手一紧便抱住小姨亲吻着;扭动着身体,让胸前的四团丰肉互相推挤着,也让rou棒在淫户里搅拌着。

    我又抽送起来了,那种如狼似虎的样子,让老姐周涛的yin水又流出不少来,使得抽插的确是一路顺畅。我要命似挺腰来越猛,『噗滋!噗滋!』很有节奏的抽动着,涛也不停的随着落下之势迎送着,而小姨也移动下身,让yin户在我的大腿上磨动着。

    这样又过了十多分钟,周涛俄然把屁股向下猛力一压,把头尽量向後仰着,从喉咙里发出『哦哦哦!』急促的低吼声,全身像触电般的哆嗦,yin道内更有一股海啸般的滚滚热流,覆没了我的rou棒。

    我的rou棒被烫得周身颤栗,紧紧搂着老姐涛的腰部,发出『阿阿阿!』声的同时,rou棒在一阵激烈的缩胀中,「嗤!嗤!嗤!」射出一股股热烫的浓精。

    『嗯!』三人全身一松,便七横八竖的瘫软地上。

    掌酷小说网供给出色小说阅读,请必然保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