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dοиɡиαиsんù.cοм 三个礼物

    校服裙下(nph) 作者:卜鸣
    dongnαnsんu.com 三个礼物
    事实上他们最后再来了叁次,一直做到了晚上。
    周婵做完也累瘫了,再不提每天做的话了。尹童精神尚佳,还有敢嘲笑他年纪大了,结果又被周婵按在休息间的床上收拾到腿软。
    她这才后知后觉,周婵过去只是没开窍,但不代表经验少。没吃过猪肉,但没少见唐慈这个猪跑,花样总还是学到了。
    更可怕的是,他完全无法共情羞耻心,根本不知道自己问出的话,做出的行为有多么“流氓”。
    尹童后来都被他弄得有些头脑混沌,下限都跟着一起被拉低了。
    两人短暂的休息一会,周婵就带着尹童出了门。她原本以为周婵是要带她去吃饭,没想到他开车驶入了一个熟悉的街道。
    过去十多年来,她就这样坐在父亲的车后座上,无数次走过这条街道。她记得每一个路口报刊亭新贴的海报,记得每一次红灯时飘落的树叶,记得每一次她跳下后座时坐垫上温热的褶皱。
    不过是两年前还在持续的日常,如今再回忆却好像恍若隔世。
    车速在靠近尹童家的小区时渐渐慢了下来,让她确认这不是一个巧合。poz?aiщц.i?fo(pozhaiwu.info)
    周婵握着方向盘,探着头寻找驶入小区的巷口,尹童这时才开口提醒道:“我早就不住这里了。”
    她不知道周婵从哪儿查到的地址,但如今这里已经不是她的家了。两年前为了维持父亲在icu的生命,她已经将这里卖掉了。
    尹童其实很不愿意跟周婵提起她爸爸,道歉只代表理智上的和解,并不能真正为她带来情感上的平和。
    世上最无奈的愤怒就是无从怨恨,她只能做到用此刻的快乐淡忘曾经的痛苦。
    “想回去看看吗?”周婵问她。
    尹童摇了摇头:“别打扰别人过年了吧。”
    “没有别人。”周婵解释道,“年前我就将这里买回来了,房主已经搬到别的地方去了。”
    他说着从后座上拿过来一个文件袋递给尹童。透过透明的外皮,尹童一眼就看到了里面的房产转让合同以及房产证。
    “现在的房主是你——这是我送你的第二份礼物。”周婵也是配合警方调查的时候才知道尹童曾经历的一切,“抱歉我知道的太晚了。如果再早一点,一定不会让你把房子卖掉。”
    “早一点我们也不认识。”尹童无奈失笑,“也许你还会觉得我是个坏人。”
    “你现在也挺坏的。”周婵直言,“睡我还不跟我结婚。”
    尹童瞥他一眼,之前怎么没发现周婵这么强词夺理,胡搅蛮缠。
    “我又不是唯一一个睡你的。”
    周婵面不改色:“可是我只想跟你结婚。”
    这下尹童总算是懂了周婵的谬论——不跟他结婚就是她坏。
    “我就这样,你别喜欢我了。”
    尹童将文件袋放到一边,抱怀别过头看向窗外,不再理周婵了。
    每次都是这样,莫名其妙就吵了起来,周婵总有办法让她跟着一起降智。
    周婵瘪着嘴鼓着脸,压着脾气将车停到了路边的车位里。
    “下车,请我吃饭。”
    “凭什么?”
    “我送你礼物了。”
    “我又没让你送。”
    尹童一句将周婵堵得死死的,见他气得眼睛都红了,心里又有点愧疚,这才松了口。
    “想吃什么?”
    “吃你做的。”
    即便生气,周婵还是如实答了。
    尹童哑然失笑,这才明白周婵带她来这儿的目的。
    “房子里都有什么?”
    “我让装修师父按你家的照片还原的,应该什么都有。除了你爸爸,我想把其他的都还给你。”
    尹童沉默了一阵,才解开安全带下了车,周婵紧跟着她,生怕她一句谎话就把他甩了。
    她也许久没有回来过了,但记忆总是有着惊人的魔力,她甚至不需要看门牌,就能从熟悉的花丛、斑驳的墙皮上判断出家的位置。
    这栋房子是她爸爸有了她之后才特别买的,之前都是跟奶奶一起住。
    她叁岁前没什么记忆,但听奶奶提起过,那时候妈妈好像也一起生活过一段时间。
    这里不光有着她和父亲的记忆,还有着母亲唯一的痕迹。
    走过一百六叁个台阶,尹童跺了跺脚,叫醒了陈旧的声控开关,昏黄的灯照亮了防盗门。
    看到门上倒贴的福字和春联,回头看了周婵一眼,说道:“这里就已经不像了,我家春联都是我爸亲手写的。”
    尹童故意给周婵出了个难题,见他拧眉忍不住笑出了声。
    “开门吧。”
    周婵却将文件袋里的钥匙递给了她。
    “我是客人。”他强调道,“你邀请我进去。”
    尹童接过钥匙,有点不明所以,周婵也是喜欢这种仪式感的人吗?
    但很快她就从对方期待的目光中意识到,周婵喜欢的可能不是仪式感。
    “你之前被邀请去过朋友家吗?”
    被拆穿的那一刻,尹童竟然在周婵脸上看到了难得的紧张。
    她抿起嘴,尽可能让自己笑的不那么明显,但还是被周婵发现了。
    “我去过别人家的。”
    他故作从容,掩饰自己的期待,但还是隐瞒了工作和睡觉的由头。
    可即便他不说,尹童依旧能懂。比她大了将近十岁的周婵,不可能从没去过别人家——可别人不等于朋友。
    尹童拉开门,没有戳穿他话里刻意避开的落寞。
    “请进吧。”
    她看到周婵脸上难以掩饰的笑意,忽然明白了她总跟周婵吵架的原因。
    这个人只有面对她的时候,才会变回那个古怪又孤独的小孩子,有着单纯的渴望和较真的幼稚。
    周婵对她的好感,可能也是因为他可以在她身上找补残缺的童年。
    总有一天他会意识到,这不是爱情的,只是因为他太孤单了。
    尹童这么想着,忽然有些释然,就在她不自觉低下头时,走在前面的周婵却回头拉住了她的手。
    “看看里面像吗?”
    两室一厅被周婵走成了大操场,他拉着尹童绕了几圈,打开了卧室门、厕所门甚至衣柜门,不放过任何细节供她检验。
    其实尹童并没有抱太大期待,当初卖房子的时候,叔叔婶婶只捡了一些值钱的家具搬走。除了父亲的少量遗物,家里的东西几乎都被扔掉了,后来的房主又将房子内部重新装修过。
    所以当尹童看到厨房门框上用刀刻留下的痕迹时,她忽然觉得这像一场梦一样。
    也许东西根本没有被扔掉,房间也没被重新装修,她也从没有经历过那些痛苦,只是她做了一场太过漫长的梦。
    周婵见她盯着木门框上的痕迹发呆,才凑过去问道:“这是什么?”
    “我的身高。”
    周婵一开始没理解,见尹童摊开手掌在自己的头顶比了比,他才恍然明白,目光瞬间亮了起来。
    “所以这是你五岁?”
    周婵摸着最矮的那条线,隐约可以看到上面写着“5岁”。也不是每年都会记录,大概只有七八条线,最近只到尹童十六岁。
    他家里没有这种习惯,新奇地靠了过去,用自己的身高作比。
    “你小时候就好矮啊,你十岁才到我大腿。”
    尹童白他:“你那个时候也没现在这么高吧。”
    “你十岁我大概十八岁吧,已经一米八了。”周婵低头看着自己大腿的位置,“好可爱啊,这么点大。”
    像是真的看到了小时候的尹童,周婵新鲜又欣喜。
    他拉过尹童比了比,发现她现在其实也才到他胸口的位置。
    可终究还是长大了啊,动不动就惹他生气,还不肯嫁给他。
    “如果小时候认识你就好了。”周婵忽然有些惆怅,“我就把你关在我家里,等你长大跟你结婚。”
    “你变态啊。”尹童笑骂着推开他,“我是你童养媳吗?”
    周婵弯下腰搂住她,他虽然不懂童养媳是什么,但是听起来还不错的样子。
    “我送你的这个礼物,你喜欢吗?”
    尹童不答反问:“所以裙子是第一件礼物,这是第二件,还有第叁件吗?”
    周婵只被问住了一瞬,很快眼睛又亮了。
    “有啊。”他摊开手臂,“我啊。”
    尹童撤开身,像是验货一般上下打量着他,然后摇了摇头。
    “我不要。”
    “为什么?我不好吗?”
    她别开脸,抿起嘴角,努力思考合理的缘由。
    眼前的人高大貌美,性格单纯又温柔,有着成功的事业,化繁为简的智慧。
    何止没有什么不好,几乎算得上完美。
    “我……我承诺的人太多了。”她只能实话实说,“如果接受了你,那就太对不起那些爱我的人了。”
    周婵知道她说的是沉城温凌他们,但他还是不懂:“为什么?他们不希望你开心吗?”
    “当然不是。”只是尹童无法纵容自己的贪心,“可如果我喜欢一个就接受一个,那他们每一天都会在失望中度过。”
    “所以你喜欢我喽?”
    尹童快要跟不上周婵的脑回路,她的重点根本不是这个啊。
    “我是说……”
    “其他的不重要。”周婵打断她,“你喜欢我,愿意让我跟你待在一起,这就够了。”
    “可你不是想结婚?”
    “你不喜欢我,我就只能结婚了啊,不然怎么跟你待在一起?”
    周婵说的理所当然,好像问出这个问题的尹童才是不能理解的那个。
    他对结婚的理解跟普通人不太一样。结婚对他来说,只是将尹童留在身边的一种方式。
    他甚至愿意接受她的男朋友们,只要他们玩的时候也能带着他一起。
    “可是……”
    尹童还没说完,就被周婵拉到了怀里,用手在她头顶上比了比。
    “你看,你才到我这里,而我是个大人了。你每天开开心心的就好,未来的问题交给周婵哥哥来解决。”
    这是周婵第一次对她说出这种话,尹童茫然的抬头,像是才认识他一般。
    她总是忘记,周婵是一个独当一面的大人了,远比她想的要成熟要可靠。
    事实上周婵之前也没对其他人做出过这种承诺,是周珏让他意识到,他其实也可以保护别人。
    或者说,尹童的出现让他补全了童年,同时也让他长大了。
    “所以你愿意交给我吗?”
    经历过孤立无援的绝望,再次依赖别人其实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她自知能力不足,常常抱着最悲观的想法。
    但也正因为这些磨难,她遇到了许多温暖的人,他们为她兜底,让她更有勇气去抬头仰望星空。
    她看到璀璨的夜里,有一双眼温柔的注视着她。
    于是她张开怀抱,拥抱了他。
    --
    dongnαnsんu.com 三个礼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