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我们回家吧(正文完)

    校服裙下(nph) 作者:卜鸣
    我们回家吧(正文完)
    第二天一早,周婵按照沉城给他的地址,与尹童一起去探望尹危。
    初叁还不到扫墓的时候,园区一片冷情,只有进门的保安显得格外热情。当尹童在来访记录上写下自己的名字后,保安一副意料之中的神色,冲她点了点头。
    周婵看了尹童一眼,低声问:“认识?”
    尹童摇了摇头,确实对这个保安没什么印象。
    父亲刚去世那段时间她确实常常来,但这种公墓每天来往的人太多了,她绝对算不上显眼的那个。
    尹童也没有多想,带着周婵一路向尹危的骨灰安放处走去。
    小小一个格子摆放着尹危的照片,家具模型,以及他最珍视的遗物——《化安手谈》。
    这不是周婵第一次见到尹童的父亲,这些日子为了配合调查事故真相,他曾无数次见到他的照片。
    周婵履行与沉城的约定,代哥哥和父亲向尹危鞠躬致歉。
    素来不擅长感受他人情绪的周婵,这一次竟然在尹危的笑容里感受到了平和与恬淡。
    也许是他的心境变了,才会对这个素未蒙面的男人感到亲切。
    “我们这样也算是见过彼此的父母了吧。”
    上次尹童陪他去给母亲扫墓,而这次他陪她来看她父亲。
    “你相信这世上有鬼吗?”
    尹童摇了摇头,但隐约觉得是周婵表达的不准确。
    “但我相信逝者在天有灵。”
    周婵想了想,跟他想说的意思差不多。
    “那你父亲跟你说过话吗?我妈就从来没跟我说过话。”
    过去他曾一次次询问,一次次期待,也一次次落空,离开的人终究没再给他只言片语。
    理智如尹童,其实也曾在父亲去世之后,乞求过哪怕一次托梦的奇迹。
    “虽然没有得到过正式的回应,但我觉得他一直在冥冥之中守护着我。他不能再陪在我身边,于是指引我遇到了沉城、温凌、许宣哲……还有你。”
    周婵看着她,蓦地笑了:“那可能还有我妈的功劳。”
    他们两个人都被上一代人的恩怨负累,如今从对方身上得偿所愿,确实算得上一场命运的际遇。
    “我现在很幸福。”尹童对父亲说道,“你放心吧。”
    临别的时候已经是晌午时分,落地窗外的太阳渐高。日光暖照在尹童身上的那一刻,她似乎听到了父亲的回答。
    周婵去停车场取车,尹童在大门的位置等他,没想到先等来了另一人的车。
    谢应知走下车的时候,一旁的保安笑着冲他点了点头。他没有回应,可尹童却在这一瞬间勘破了巧遇的真相。
    没有多余的寒暄,他从容地对尹童说道:“恭喜。”
    这句话在除夕十二点时,她也曾从谢应知这里收到过文字信息,但她没有回复。
    尹童知道谢应知在恭喜她什么。
    那场不明阵营的舆论战,她也从来没有问过他是否参与,但彼此心底都明白对方知晓。
    此刻她只是平静地看着他,神情甚至算得上冷漠。
    于是他故作的从容开始碎裂,在崩塌前化作了一句:“好巧。”
    见证这场“偶遇”的保安默默地缩回了头,却没能阻止尹童辛辣的笑意。
    “来这儿做什么?”
    “祭奠故人。”
    “那就不打扰了。”
    她客套地结束了他的精心谋划,一边给周婵电话一边向停车场的方向走。
    与谢应知错身而过的时候,尹童忽然被拉住了手肘。
    她本能地向后撤身,与谢应知拉开距离,警惕地盯着他。
    谢应知看着落空的手,忽然觉得自己有些可笑。
    “之前帮你收的礼物,包括车和房子,我都已经转到了你的户头下,会有人联系你交接。”
    尹童点了点头:“知道了。”
    他抢在她迈步之前,语速极快地说道:“我和我母亲不久之后就会出国,我的病在国外也会得到更好的治疗,所以……”
    谢应知顿了一下,才发现没有“所以”。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特别告诉尹童这些话。
    可当尹童回头看他时,他又忽然觉得说这些是值得的。
    “放弃谢家不觉得可惜吗?”
    她刻薄的发问,仿佛看透了他卑劣的本质。
    谢应知不屑地嗤笑,却在她笃定的眼神中败下阵来。
    溃败之后的傲慢,让他变得怅然若失。
    “就留给沉城做你的聘礼吧。”
    他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能这么轻巧的说出这句话。
    好像没有那么艰难,也没那么愤怒。
    就像成承认嫉妒沉城这件事,不再否认反而让他放下。
    尹童长久地审视着他,直到周婵的鸣笛声将她唤醒,她该走了。
    也许这一走,就是他们的再也不见。
    尹童总觉得,她可能欠这个人一句话。
    “恭喜你,自由了。”
    那一方狭小的天井,终究没能困住他。
    她不禁庆幸,又有一个聪明人能够在棋盘上看到宇宙。
    “那么,后会无期  。”
    冬日的冷风吹麻了谢应知的脸,他看着尹童的背影,唇舌开始不听使唤。
    明知道海的那边,落日离开便不会在同一个方向升起,却仍然忍不住挽留。
    “抱歉。”
    尹童的脚步顿了一下,但没有回头。
    “我不接受。”
    意料之中的溃败,谢应知却得逞一般地笑了。
    “那就一直记恨我吧。”
    他望着渐行渐远的身影,挺直了背脊。
    ——记恨我,也记得我。
    车里的暖风很快消散了寒意,尹童在周婵的轻声询问中回过神来。
    他问,我们去哪儿?
    尹童想起那个让人昏聩的夏日,炙热的风带着消毒液和排泄物的味道,扑在她近乎麻木的脸上。
    那个夏日早已远去了,不值一提,她已经有了可以回去的地方。
    “回家吧。”她笑着对周婵说道,“他们在等我。”
    ——全文完——
    --
    我们回家吧(正文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