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补习(收藏破百)

    过去尹童觉得自己人生中唯一的不幸,就是从来没见过妈妈。

    她是被爸爸和奶奶带大的。

    后来爸爸在事故中受伤,她不仅申诉无果还反遭报复,最终只能眼睁睁看着他死去。

    那种深陷黑暗的绝望,足以将她撕裂。

    于是当初那一点儿不幸早已微不足道。

    她也相信未来不会更遭。

    因为她有沈城。

    从黑暗里将她带出来的,那唯一的光。

    所以当班主任——实验班最擅长隔靴搔痒的中年女人——问她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时,尹童果断回答道:“没有。”

    此时,同在办公室的许宣哲看了她一眼。

    “那就催催你家长,尽快把这学期的学费交一下。”班主任这才说到重点,“新区这边是智能系统,不及时交的话你的校园卡饭卡什么的都会受影响。”

    尹童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她离开办公室没多久,许宣哲也跟了上来。

    “补习你什么时间合适?”

    尹童回过头笑了笑:“怎么老师比学生还急?”

    “是刚才王老师嘱咐的。”所以不是他着急,是班主任着急。

    “哦,要不中午?”

    她平时中午不回家,会去图书馆一类的地方休息,刚好这段时间可以利用。

    “不行。”许宣哲一口否决道,“中午我要回家吃饭。”

    “哦。”

    尹童有些羡慕,每天按时与家人一起吃饭,一定很幸福吧。

    “你晚上该不会也要赶着回去吃饭吧?”

    “晚上没关系。”许宣哲直接定了下来,“那就放学后,我给你讲一个小时。”

    “行。”反正她多晚回去都无所谓。

    许宣哲想了想又说道:“你不要告诉其他同学。”

    “又不是偷情,”尹童觉得好笑,“怎么还搞这么神秘?”

    “你!”

    许宣哲左右看了看,见走廊没有其他人才松了口气。

    “你能不能不要总把什么偷情一类的挂在嘴边。”

    “这有什么呀?”

    “你是个女孩子!”

    尹童看到许宣哲额角的青筋都要爆了,忙收敛了笑意。

    “哎,不说就不说嘛。”她大概知道许宣哲的顾虑,“你是怕别人知道你给我补习,也都找你讲题吧。我明白的,你放心。”

    许宣哲抿了抿嘴角,不置可否。

    其实并不是这个原因,毕竟就算其他人真找来,他也可以毫无愧色的拒绝。

    他只是不想让其他同学知道,他对尹童太特殊。

    “嗯,你记得就行。”

    其实尹童也正有此意。

    毕竟程薇露视她为眼中钉,若是发现许宣哲单独给她补习,指不定要怎么向沈城添油加醋。

    所以平日里她也尽可能跟许宣哲保持距离,与他聊天对话的次数,还没有前排林蕊多。

    “哎,尹童,中午一起去食堂吗?”

    尹童摇了摇头,婉拒了林蕊。她欠缴学费,饭卡被冻结了,去了食堂也没办法刷卡。

    “我回家吃饭。”

    许宣哲整理书本的动作顿了一下。

    明明需要帮助,却告诉老师不需要;明明中午不回家,却告诉林蕊自己回家吃饭。

    他不明白,她是说谎成性吗?

    尹童没有义务解答许宣哲的疑惑,当做没注意到他的目光,直接拿起书包走了。

    她没有回家,当然不会回家——回去了也不见得有口热水喝。

    她也没去找沈城。昨天她没有等沈城回来就走了。现在去找他,免不了又是一顿教训,或许还会逼她把避孕药吃了。

    她才不吃,爱吃沈城自己吃去吧!

    尹童用仅剩的十块钱买了一包饼干。她平时吃饭的钱是婶婶按照每天最低限度直接冲进她卡里的。

    这十块钱是上次她去养老院看奶奶给她的。

    养老院距离市区太远,奶奶心疼她坐一个小时公交,于是问护士要了十块钱让她打车回去,并不知道十块钱才刚刚够出租起步价。

    不过尹童没有说破,还是收了下来,只是为了让奶奶安心。

    如果不是这仅剩的亲人,她大概早就选择鱼死网破,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委屈求全地努力走上正途。

    脏了的校裙她可以洗净,受到的伤害她可以自愈。为了爱的人,她愿意忍耐暂时的痛苦,换来对方长久的安心。

    操场边树荫下,尹童坐在最近的双杠上,一边翻着上午没能弄懂的题目,一边漫不经心地咬着饼干。

    麻雀落在她脚下,啄着她掉在地上的渣滓。

    有人迈进了她静谧的午后,麻雀扑棱飞起,尹童抬起头——

    “你不是回家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