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沈城为什么不能喜欢我

    自从尹童转到实验班,程薇露就再也没来找过她麻烦。

    她知道,程薇露忌讳新校区无处不在的监控,除非把她堵在洗手间一类隐蔽的地方,否则不敢贸然动手。

    如今她敢正大光明地站在走廊里见她,多半是沈城属意。

    “你可真有能耐。”

    程薇露说着把手中的袋子摔向尹童的脸。

    尹童躲了一下,袋子中的药盒掉落在地上。她弯腰捡起药盒,一眼就看清了上面的字,是紧急避孕药。

    “就算你真怀孕了,沈城也不会承认的。”程薇露嘲讽地说道,“别说承认,他根本不可能让你生下来。”

    尹童下意识地问了一句:“沈城说的?”

    “他亲自买的药,”程薇露不答反问,“这意思还不够清楚?”

    她不清楚,也不愿意去深思,她讨厌猜心。

    “你一直以什么身份待在沈城身边,自己心里没点逼数吗?”

    “我知道,不必你提醒。”

    尹童懒得跟程薇露多费口舌,转身往教室走。

    程薇露最看不惯尹童这副模样,冷静到近乎冷漠,仿佛坚不可摧,无可动摇。

    明明沈城只是把她当个玩物,她哪儿来的脸皮,如此坦然地接受嘲讽?

    程薇露故意大声问道:“你该不会真以为沈城会喜欢你吧?”

    尹童停下步子,转头看向程薇露。

    她和沈城可以不提喜欢不提爱,但是别人不能置喙,特别是程薇露。

    “沈城为什么不能喜欢我?”

    程薇露却像是听了天大的笑话,捂着肚子大笑了一阵。

    “你这种任人操的贱货哪儿来的自信?”

    尹童也跟着笑了笑,反问道:“那除了我,沈城还跟其他女人上过床吗?”

    面对不争的事实,徒有其表的白玫瑰,完全无法反驳她瞧不起的蚊子血。

    “他是可怜你!”程薇露恼羞成怒,“当初如果不是沈城救了你,你早就被操烂了!”

    “你放屁!”

    尹童气愤的不是程薇露的恶言恶语,而是沈城为什么把这件事也告诉她!

    程薇露见尹童变了脸色,终于感到了站在上风的喜悦。

    “我哪儿说错了?你这么脏,沈城怎么可能喜欢你?”

    尹童强忍着情绪攥紧手指,不是事实,无需与人辩驳。

    即便心里清楚,仍看不惯程薇露嚣张的气焰。

    她可以无视她的诋毁,可一旦提到沈城,她就不想输。

    “你干净,沈城怎么不干你?”

    晕眩轰然而至,连反击都来不及。

    程薇路一把拽住尹童的头向墙上砸去,撞碎了她讥诮的笑意。

    尹童被她掐着脖子,仰着脸,无法抵抗地承受下落的巴掌。

    “这么贱的嘴,就该给你打烂!”

    她踢踹,撕扯,却还是输给了力气的差距,惩罚是一声比一声响亮的巴掌。

    她不想哭,一点儿也不想。

    可是太疼了,她怕疼。

    眼泪失控地流下,最终屈服了生理的本能。

    当许宣哲走出教室的时候,看到的正是这样一幕。

    尹童跪坐在地上,绝望地仰着头闭着眼。泪水流了满脸,她依旧狠狠咬着牙,不肯泄出一声呜咽。

    他大概一生都忘不了这幅画面。

    时间禁止,血液断流,当他跑过去拉住程薇露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呼吸刚刚也停了。

    直到尹童抬眼看向他,许宣哲才呼出了一口气。

    “不是让你不要多管闲事吗?”

    ——

    50珠加更大概在10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