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赢不了,不想输(50珠)

    “不是让你不要多管闲事吗?”

    开场白带着怨愤和厌烦,许宣哲却没有感到丝毫不快。

    “不要多管闲事”这句话,在他这里有另外一个意思——我不想连累你,我想保护你。

    心脏像是泡在了温热的水里,又酸又暖,饱胀而沉重,把他压弯了腰。

    他扶起尹童,低声说道:“你不用担心我。”

    尹童看了许宣哲一眼,眼神里带了点无奈。

    她根本不是担心他好吗?

    许宣哲家里无论什么背景,都比一个市井混混出身的女孩要强。

    她根本不担心程薇露会找他麻烦。

    只是他两个先前在洗手间的暧昧相遇,程薇露可是实打实的“见证者”。

    她是沈城的有色眼镜,即便许宣哲只是虚虚扶着她,在她眼里却与拥抱无疑,指不定怎么跟沈城胡说八道。

    尹童感谢许宣哲让她少挨几巴掌。可挨打是短痛,失去了沈城将会是长痛。

    果不其然,尹童抬头就看到程薇露脸上意味深长的笑意,似乎已经在一旁打量了两人很久。

    她点了点头,像是在夸奖尹童,留下一句“我们下次再聊”后走了。

    许宣哲捡起落在地上的袋子,看到里面的避孕药时愣了一下。尹童也不介意许宣哲知道,直接拿过他手里的袋子塞进自己怀里。

    “帮我买瓶冰水可以吗?”

    尹童满嘴是血腥味,声音都有些颤抖。

    许宣哲看着她被打到红肿的脸,不问也知道她的目的。

    “先去医务室吧。”

    尹童忙摇了摇头:“会被问的。”

    为什么受伤,怎么受的伤,有没有告诉班主任——诸如此类。

    她嘴疼脸疼,不想白费口舌,换来没有实际帮助的伪善关心。

    “那我带你去外面门诊。”

    “没事。”

    “不行。”

    “那你给钱。”

    许宣哲气她这个时候还想着占便宜。

    “我给钱,行了吧?”

    尹童点了点头,好得很。

    他们打车去了一家比较正规的门诊。

    脸上的巴掌印实在明显,不等值班医生问,尹童就主动解释道:“没考好,我妈打的。”

    说完又悄悄啐了一声,不小心让程薇露占了便宜。

    原本许宣哲以为她会抗拒看医生,没想到尹童恨不得让对方给她做个全身检查。

    “反正你给钱嘛。”

    她嘴上无赖,其实还是因为疼。她很爱惜自己的身体,毕竟她只有这一样本钱。

    最严重的就是额角的包,好在只是微微破皮不大,医生给她做了消毒处理,嘱咐她之后若感到头晕要及时去医院复诊。

    尹童应下,又自言自语道:“我尽量不晕。”

    一旁的许宣哲哭笑不得。

    两人拿了药就回了学校。

    尹童拿着冰袋敷了一路,脸上的红肿已经消了大半,就是嘴里疮口太多,疼得她不停地嘶嘶抽气。

    许宣哲也听得难受:“既然这么怕疼,为什么非要去见她?”

    他觉得,尹童完全可以避开程薇露,或者叫他一起去,没必要这么硬碰硬。

    如果程薇露与沈城没关系,尹童当然可以这么做。不仅可以对她视而不见,甚至可以找更厉害的人报复她。

    可偏偏程薇露是沈城“非常重要的人”。

    他让她代表自己传话、送东西,甚至让她介入两人的关系。

    “因为除了露露,我没有其他更信任的人。”

    包括在她也是。

    在沈城眼里,她是爱装可怜的撒谎精,而程薇露是单纯耿直的义妹。

    她有足够的能力伤害程薇露,可真若伤了她,沈城就会放弃她。

    所以尹童只能忍耐。

    沈城不信任她,她就永远赢不了程薇露。

    而沈城不放弃她的身体,程薇露也拿她没有办法,只能暗地里折磨她。

    “可能我犯贱吧。”尹童说道。

    明知道避开这一切的最好方法就是主动离开沈城。

    可她不想输。

    宁愿迎头撞上去,哪怕头破血流,也不想输掉沈城。

    “别这么说自己,错的人不是你,是她。”

    尹童冲着许宣哲笑了笑。

    “谢谢。”

    多希望说这句话的人是沈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