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较量(剧情肉)

    尹童不过acup,根本没办法夹着阴茎乳交。

    这家伙真是……

    她咬了咬牙,小声说道:“你明知道我没胸。”

    “自己想办法啊。”沈城拨弄了一下挺翘的乳头,戏谑道,“这里不是已经跃跃欲试了吗?”

    她就知道,这个混蛋明摆着是想折腾她!

    可一想到这个人心里是喜欢她的,又觉得这过分的要求不过是取悦双方的情趣罢了。

    于是她顺从地屈膝跪下,挺胸将肉棒压在沈城的小腹上,紧贴着他的身体挤弄滑动。

    浴水从上方落下,淋得尹童无法抬头,只能紧靠着腹前那堪堪一隅汲取氧气,扑面而来的男性气息将她的面颊染红。

    尹童伸手去扶沈城的大腿借力,后者却坏心眼的拉开她。

    “说了不许用手。”

    硬挺的阴茎在尹童胸前滑来滑去,乳尖偶尔会蹭到对方腹肌和毛发,引来她一阵敏感的轻颤。

    沈城低头看她,乖巧得让他心头发软,阴茎却越来越硬。

    胸前的沐浴乳被水一点点冲掉,微涩的皮肤愈加清晰地感觉到对方的存在。尹童感觉火热的阴茎把自己的胸口烫红了,两乳肿胀而瘙痒,想要更多的爱抚。

    沈城抬起她的下巴,嗤笑:“你是在给我洗,还是趁机自己爽?”

    尹童沉溺于快感,也不在意什么羞耻,一边把胸挺得更高,一边用手指抚摸起下面逐渐湿润的花穴。

    “小骚货就只知道自己爽。”

    沈城嘴上抱怨,手下却握着自己的阴茎,用冠沟剐蹭着尹童一侧的乳头。

    尹童忍不住泄出呻吟,不停低声叫着沈城的名字。

    痒意从胸口聚集,蹿到小腹,化作一股股春水下涌。

    “这样洗不干净,”尹童难耐地讨饶,轻喘着说道,“我用小穴给你洗好不好?”

    沈城也忍得很辛苦。他拽起尹童,让她双手撑在墙上,然后将阴茎插进了她两腿间。

    尹童主动抬起屁股张开腿让沈城进来,却被沈城一把按住,就这样并着她的双腿抽送起来。

    身上的沐浴乳还没有洗净,远比身体分泌的淫液更加润滑。

    火热的肉棒挤进臀瓣,蹭着大腿,摩擦着阴唇,滑腻柔软的触感让沈城欲火高涨。

    沈城凶狠地向前顶弄,一鼓作气撞上前端的花核,顶得尹童尖叫出声。

    尹童猛然想起这是公共浴室,忙捂住了自己的嘴。

    沈城拉开她的手说道:“继续叫!”

    尹童紧闭着双唇摇了摇头。

    “出声!”沈城不悦地拧上尹童胸前的敏感的两粒,“让许宣哲听听你被我干得有多爽!”

    尹童吃痛,心里却觉得好笑。

    还说没吃醋,刚刚不是不认识许宣哲吗?

    沈城捞起尹童,让她背靠着自己夹紧双腿,啪啪地撞上她饱满的白臀。

    尹童被顶得腰肢不断颤抖,沈城卡着她的下巴逼迫她抬起头。

    “我让你叫,听见没有!”

    尹童被操弄得只剩下破碎的急喘,一阵阵酥麻窜上后脊。

    她的身体很爽,可心里却不舒服。

    “是不是程薇露说什么你都信?”尹童哑着喉咙开口。

    说到底,沈城还是信了程薇露的话,才用这种方式挑衅许宣哲。

    “为什么你从不问问我真相是什么?”

    这一切看似是她和程薇露的战役,其实一直是她和沈城的较量。

    一个不断试探、求证,一个只想囚困、服从,总是要求对方,却从不敢问自己。

    这段关系中除了肉体的欲望、利益的交易,还有没有其他更让他们欲罢不能的东西?

    也许是有的吧。

    只是她还不敢认,而他还认不清。

    “你就不能也给我一点点信任吗?”

    浴水从头淋下,染红了尹童的眼眶。

    沈城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哭了,只觉得她整个人都在微微颤抖。

    他不是不想信任尹童。

    只是在看到尹童对着许宣哲笑时,理智就不奏效了,满脑子都是程薇露诋毁她的话。

    他愤怒而不安,怕她真的没有心,只会说假话哄他。

    沈城在说服自己,只要她乖乖地全身心依赖他,那他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

    “那你叫出来,我就信你。”

    这算哪门子信任?明明就还是不信她,所以用这种屈辱的方式惩罚她!

    尹童死死咬紧嘴唇,以沉默向他示威。

    沈城看着身下的人,恼人的倔强,不肯服输的固执,让他气得咬牙切齿。

    可他偏偏对她没有办法。

    他看得到她的倔强固执,也同样明白她的纤细与脆弱。

    仿佛会被他撞碎,他心疼又不安,不得不败阵投降。

    “张嘴,别咬伤了自己。”沈城伸出长臂紧紧环住尹童的肩颈,在她耳边温柔地哄着,“之前是骗你的,这里没有其他人。”

    早知道是这样,也明白他会心软。

    尹童还是委屈地哭出了声,反复骂着这个让她温暖让她痛的人。

    “沈城,你个混蛋……”

    细密的浴水落在两人身上,内外都被热流蒸得发晕。

    沈城不自觉吻上尹童的后颈。

    “我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