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除夕

    除夕晚上,罗琴被接回来一道吃饭。

    “你看她那得瑟劲啊,不就是吃个饭么,有什么好得意的,土包子就是土包子!”何林曼坐在何淮安边上,就是看不惯人家母女情深的样。

    “你少说话啰,爸爸听见不高兴的。”

    “你怎么还帮她们说话?你要和我一起骂她们,快点!”

    “好好好,高茜是个土包子,罗琴是——是什么?”何淮安不记得何林曼之前取的绰号了。

    “是浓妆艳抹的死叁八,臭八婆!”

    “好,罗琴是浓妆艳抹的死叁八,臭八婆!”何淮安学着她的话说,偏偏刚好何先生那也停了声音,即便何淮安声音说得不大,但在场的也听得见。

    “……”

    高茜母女脸都气绿了,想也知道是谁的主意,偏偏人家有个太子爷哥哥,没办法!

    “既然孩子们这么不希望看见我,那我还是回去吧,这样茜茜在这个家住的也好过一些。”罗琴转头对着何先生说,她知道再怎么发脾气都没有的,但凡何先生有给她一些尊重,何林曼也不会这样。

    “lydia!不要拉着你大哥胡闹,开玩笑也要有度啊!你们两个再胡说八道,爸爸不客气了啊!”何先生不冷不淡地说了兄妹两个,又对罗琴说:“你也不用理会,林林就这个脾气,她大哥也一直惯着,从小就被宠坏了!不管怎么样,好歹也要吃了饭再走,不然给别人看见,不好看的,你说对不对?”

    “是啊,阿姨,对不起咯,我刚和您闹着玩的。我知道阿姨最大度了,一定不会和我一个小孩子计较对不对?吃了饭再走嘛,茜茜姐姐都好想你的!”何林曼凑上去,比高茜还亲热,挽着罗琴的胳膊,扭啊扭的,要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一对才是母女。

    “我当然知道林曼你是开玩笑啊,你这孩子真调皮,老是逗阿姨!淮——淮安对吧,你们兄妹俩长得可——嗯……真齐整,靓男俏女啊!”罗琴也假意奉承,对何林曼的小孩子一词嗤之以鼻,要每个这样的小孩子都和她这样,这世上再没人愿意生孩子了。

    被夸漂亮肯定高兴,即便是罗琴,何林曼也当是真心话,松了手,又跑到何淮安的身后,下巴抵着他的肩上,“我哥哥当然靓啊,超靓!靓过电视里的大明星啊,不过还是爸爸妈妈模样好的,五官都很标准的!不然哪里有我和哥哥的好样貌啊。爸爸,你当初就该多去街上逛逛啊,说不定就有星探挖你去拍戏啊。

    何先生被她逗笑了,“越说越离谱了,你以为谁都能当大明星啊?”

    “我说可以就可以嘛,淮安,你说对不对?”

    “对啊,你说什么不对?你就是真理啊!”何淮安抬手揉了揉她的脸,把人拉到前面来,“站好,不然摔了又要闹的。”

    高茜站边上盯着何林曼看,恨不得拿个放大镜钻过去。

    等吃了年夜饭,兄妹俩出去看烟花了,高茜才拉着罗琴说:“妈,你有没有觉得何林曼跟爸爸长得一点也不像就是跟何淮安也没地方像的。”

    罗琴一听,脸都变了,“你这孩子胡说什么,林曼怎么会和你爸爸不像,他女儿不像他像谁,会不会看人啊。你这话别被你爸听见了,他要生气的!你知道他最疼林曼的……这话可不能再提了啊。”

    高茜眯着眼睛,上下打量着罗琴,半晌才道:“妈,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你疯魔了吧,我能知道什么啊,茜茜,你怎么神经兮兮的,是出什么事了吗?”罗琴强装镇定,任高茜怎么看,都没露出一点马脚。

    待女儿走后,才松了口气。

    连高茜都注意到的事情,罗琴怎么可能不知道。其实说真的,何林曼跟何家的任何人都长的不太像,刚来的时候她还觉得有些奇怪,后来老爷子说露了,才隐约察觉到,何林曼不是亲生的,是当初抱养来的。不过是在何先生身边养得久了,有些神态上像了些,至于样貌是一点也看不出来的。但这又能怎么样,何先生既然要把人当亲女儿一样的疼爱,那何林曼就是何家的千金小姐呗,没办法的,有些事情就是讲缘分的,连何老爷子都说,何林曼跟这家有缘,自打抱来了,何先生的事业什么的都往好的地方走,逢凶化吉啊!

    再者都养了这些年了,身边一直就这么一个孩子的,心肝肉一样惯着,谁要敢说何林曼哪点不好,何先生第一个跟人急,他肯定不会跟何林曼说身世的事情的  自然更不想别人多嘴,知道事情的人不多,林家应该是不知道,剩下也就已故的林兰芝跟老爷子。她自己就是知道也得装不知道,何介信这人年轻时候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这么多年了,肯定是比以前还要狠,。所以在何林曼的事情上,她不能多嘴,高茜更不能!

    “淮安,前面好热闹啊,有卖气球,我也要,你买两个,一人一个,我要有小熊的,你要爱心的。”说好听点是一人一个,其实也就是何林曼懒得拿,让何淮安给她举着。

    晚上风有些大,何淮安一手拿着气球,一手牵着她,“冷不冷啊,让你多穿点的,这么爱漂亮。什么天气啊,还穿裙子!”

    何林曼翘着头,拉着手上的气球白他,“就要穿,好看!你说,我好不好看?”

    “好看啊,超正的,港姐就差你报名啊!”他伸手吧糊在何林曼脸上的头发扒拉一边,后面有保镖跟着,两人不可能做很出格的事情。

    钟声响起,好多车子都发出鸣笛,大朵大朵的烟花在空中散开,身旁好多人都互道着祝福,何林曼动了动两人握着的手,“淮安,我们拍一张合照吧,这是我们过的第一个新年。”以后我们还会有第二个,第叁个……可是都不如第一次的意义好。

    红的绿的各色交织在空中璀璨绚烂,明明是黑夜,可何淮安却觉得亮如白昼,而身旁的何林曼比天上的焰火还要夺目。

    他听见自己含着笑说:“好。”明明不爱拍照的人也不由扬着嘴角,有些傻气的看着镜头。

    对面的阿财半蹲着比划:“我说一二叁啊,你们要说茄子!一,二——叁!”

    “新年快乐。”她点着脚尖在他的下巴亲了一下,对面的阿财正在挑拣着照片,看着拍摄结果,保镖就在几步远。

    可是何淮安还是忍不住想吻她,千万般的情绪最终都化在一个吻落在她的额上,背后是漫天的烟火,“新年快乐,何林曼!”

    为我们相遇的第一年,而祝贺。

    ————

    小说大家看着乐就好了,现实生活中何淮安这样动手动脚,不管是亲哥还假哥直接报警一巴掌,别管对你好不好,打着爱的名义动手动脚其实就是过分了。

    好多剧情我都删掉了,有的一章我写两个版本,因为有些情况我自己看着都觉得何淮安好恶心,以爱为由实则算猥亵了。

    不过小说嘛,看着乐呵一下就好了,不动脑,不动手,看着高兴就ok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