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禁锢

    回去以后,何林曼少见的沉默许多,即便开学了,也很少再跑出去玩,回家了就躺在房间的小沙发上发呆,她没想到自己的亲生父母是那样的人。

    是她最为厌恶的,住在最脏最乱的街道的穷人,靠着政府的救济金过活。

    她本来不相信的,可是那屋子的老太清楚的记着被送走的孙女左手臂有颗朱砂痣,腰上还有块胎记……还有许多,说得都符合。

    比如跟当年的何先生住在同一块区域,家就隔着不远,还记得林兰芝那会身体不太好,每天都看着周边的孩子发愣,说着又拿出一张合照,上面的人是年轻时候的何先生。

    那老太又慢吞吞地问:“小女仔,你问这些做什么啊?”带着老花镜打量着何林曼,忽然说:“你长得好眼熟的,跟我……”她话未说完,何林曼慌忙起身就要走,生怕再看到什么照片。

    有想过验dna,可是那老太的儿子媳妇全死了,而她又不是人家亲妈,那儿子也是抱养来的。

    没办法,全断了……

    可是临走前她还听见老太突然说了一句话:“如果我那孙女还在的话,也该跟你一样大吧,我好想她的。她爸妈走的时候还惦记着,要是能找到,我一定要带回来的。不管她现在住在哪里……听说那姓何的发财了……女仔啊,你知道到哪去找他吗?我要接孙女回家啊!”

    如鬼魅一般不断地耳边回荡。

    她才不要回去,才不要住在那么破的房子里,更不要有那样的爸妈……她不能回去,她爸爸只有一个人,就是何介信!

    该怎么办,她现在跟何淮安的关系也冷到了极点,没有人能帮她。

    何林曼咬着手指不断地在房间里转圈,门突然响了,她惊惧地收起东西,大步过去开了门。

    “怎么了,脸色很不好。”相比她惴惴不安,何淮安可谓春风得意,难得脸上带着笑,“我给你找的地址去了吗?好不容易从爸爸书房找到的。”

    “还……还没,看着感觉不是很靠谱,过几天再去吧。”她撒了谎,将门关上,锁起。

    “曼曼,无论怎样你都是我妹妹,你上次提的,我想过了。既然你只想做普通兄妹,也行吧,那我们就做普通兄妹好了,我会跟你保持距离的,你不要担心。”

    他看着不像开玩笑,很认真的口气,对何林曼也很冷,一如初见时,冷冷地在便利店口抽烟,隔着墨镜两人对视。

    何林曼马上环住他的腰,小声道:“淮安,你也不要我了吗?你是不是也觉得我很可笑?”她那会吓坏了,想着万一跟何淮安的事情败露,何先生肯定会发火,到时候她——可现在,如果连何淮安也跟她疏远,那身边就真的没人了。

    “我没有不要你,只是你自己说要做普通兄妹的对不对?我在尊重你啊,我觉得你上次的话很有道理,确实,我身边真的不缺女人,以后我愿意,什么样的都有。曼曼,放心吧,我以后就是你哥哥,不会有什么的。”

    “别这样,淮安……不要这样,我那时候吓怕了,真的……我只有你了,如果你也不要我了,那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何淮安脸上的笑瞬间消失,也不跟她装了,厉声呵斥道:“什么活不活,年纪轻轻的说什么鬼话!”看她哭心软是肯定的,到底还是叹气,“以后还说不说这种话了?”

    “你会一直陪着我的,对不对?”何林曼知道,从现在开始,两人的关系就变了,完全不对等,“我会很听话,淮安,我只有你了……”她那天放学回来的晚,看见何先生带着高茜在外吃饭……一瞬间觉得不愧是父女,真的好像,其实人家才应该住在一起的,该走的是她何林曼。

    “曼曼,我早说了,你要听我的话,放心,只要我在,你就在。谁也不能把你带走……爸爸疼你是没错,可高茜到底是他女儿对不对?没有哪个父亲会不要自己孩子的,你看,爸爸找我不就找了好几年吗?”修长的手指缓缓解开何林曼衬衫的扣子,一点一点地击溃她的心房,贪婪地摩挲着白腻肌肤,“以后你要听我的话,我才是你最亲近的人,知道吗?”

    眼泪颗颗砸在地毯上,透骨的冷意让她忍不住发颤,并非不懂何淮安的意思,温顺地闭着眼睛,密密麻麻的吻落在她的脸上,内衣的扣子也被解开,何林曼觉得自己这算什么呢?用身体讨好何淮安来换取一份安全感吗?

    口口声声的爱又是什么,是占有,是这样恨不得将她拆解吞咽的吻吗?又忍不住去想,如果何先生知道了会怎样呢?他会怪自己勾引了何淮安吗?可她明明什么也没做啊。她才几岁,才上初二,平常连成人片都没看过的,健康课上倒是有放过,但是她光顾着跟黎晴说话打闹了……

    “怎么还没湿,恩?曼曼,你在想什么?”何淮安揉着小巧的乳房,觉得今天的何林曼安静得过分,太乖了,吮着她的舌头,模模糊糊地说着话,“这样揉舒服么,我等了好久,曼曼。第一眼见着你的时候我就硬了,终于能肏你了,你知道那会我见着你都想什么吗?我想把你衣服扒了,把你拖回家摁在床上肏得合不上腿啊……”手指在干涩的甬道抽插了半天也不见湿润,他终于感觉到不对,半撑着身子,从何林曼身上爬起来,“你怎么了,曼曼?哪里不舒服是不是?”

    想着还是去见了那老太的缘故吧,安慰她,“莫怕的,哥哥不会让你回去的,恩?他们不会来打扰你的,只要你愿意,你可以一直是何生最疼爱的女儿,我保证,谁也不会知道这个秘密的。”

    何林曼垂着纤长的睫毛,良久,软滑的肌肤贴在何淮安的胸膛,娇笑,“我只是有些怕,我听说会好疼的。”

    “破处都会疼的,以后就不会了,哥哥轻点好不好?”软玉在怀,何淮安早已情动,炙热的硕大抵着她的腿,感觉到她迟迟没进入状态,便掐着软软的腰,低头给她舔穴。

    何林曼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被分成两半,一半承受着何淮安的爱抚,似偶人一般躺在床上。还有一半站在床前,冷冷看着自己是如何呻吟媚叫,晕红的脸上浸着情欲的滋养,蜷缩着脚趾迎来高潮。

    你怎么变成这样了?那个自已讥讽地打量她,无声地扯着唇,吐字:你好恶心。

    “啊——好疼——淮安,好疼啊,不要动了,陆越,你不要动……”破处一瞬间,下身像是被撕裂一般,痛得她头皮发麻,指甲死死掐进何淮安的背,点点鲜红落在床单,她已经完全没有感觉了,只是觉着何淮安不断地耸动,也不清楚为什么抽屉里会有一盒避孕套。

    好疼,她的腿不断地在床单上留下挣扎的印子,力气完全拗不过何淮安的,只记得他开始很快就射精了,然后抱着她喘息,就像进攻的猛兽暂时的歇息。

    “曼曼,你好紧啊……别咬,哥哥都要给你咬射了,小嘴真会吸啊……喜不喜欢哥哥肏你,恩?你这个小浪货,叫得真骚啊,还疼不疼了……嗯哼……小奶子都舔肿了。”

    她哭得嗓子都哑了,软绵绵地任由何淮安的索取,相交的下体一片狼藉,粘腻的爱液顺着肉缝滴滴答答地落在床单上,不断贯穿的性器似乎永远不会停止。

    手指无力地攀附着他,何林曼很想出声问他,到底把自己当什么呢?两人以后又是什么关系?算情侣,还是兄妹?谁家的兄妹会在床上欢爱……可哪对情侣又有着兄妹的名义呢?

    “怎么了,曼曼?”何淮安拉着她吻,眉眼间皆是笑意,“是不开心么?下次轻一点啊,你终于是我的了,曼曼……我很开心。好欢喜啊……我真的好喜欢你,你知道吗?好中意啊,你笑笑好不好?哥哥喜欢你笑起来的样子……”对待珍宝似的,将濡湿的发用手指梳顺,爱怜地拂过她的每一寸肌肤。

    每一寸都留着他的印,好像每一寸都是属于他的。

    “你要乖啊,哥哥会护好你的,你得听话。”他轻声念着,“你以后就是我的人了,曼曼!你是我的。”

    像带了无形的枷锁,被禁锢,被定义。

    她被困住了。

    ————

    终于做完全套啦,剧情正式开始啦,何林曼的身世问题,还有高茜问题,原小说剧情,都会慢慢解开的。

    悄悄说一句,我前面有放个重要角色哦,而且会和高茜扯上关系的人。高茜这个角色很重要,我也挺喜欢的。何林曼不要看她撒娇很甜啊,她不是好人,真的,不要到时候干坏事了,骂我嗷!我之前在某网站都搞怕了,我写我的,但凡角色干嘛了,马上就扯键盘,无语子。

    大家都好可爱啊,看见留言都暖洋洋的,等哪天我赚到了提现的钱,抽人送礼物嗷!喜欢吃巧克力吗?白色恋人味道还不错的,浅茶家的千层味道也好好吃啊。

    有钱真好,可我老是乱花钱……算了,等这边稿费稳定了,我也是个小有钱人,到时候大家喜欢吃什么评论区留言,只要不是太贵,我抽人送。

    首发:yuwangshe.one(wo𝕆18 ν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