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你说你浪不浪?(高H)

    黑色丝绒布般的天空,悬挂着一轮圆月,银光流泻,时而被乌云遮住,时而变得模糊,凉风吹过,树丫丛丛,树影幢幢。

    走廊尽头的洗手间里。

    “嗯”一声轻哼从女人口中溢出,娇媚诱人,引发出男人隐藏在深处的兽欲。

    女人衣衫半解,肩上的两根细带已被人扯下,松松垮垮的挂在白嫩的藕臂上,她今晚穿的这类裙子不适宜穿胸罩,只带了寻常的乳贴,没了布料的掩盖,两团坚挺彻底暴露在男人的眼前。

    粗粝的大掌突然攀上她一只坚挺饱满的奶子,然后用力揉捏起来,乳贴随着他的动作掉在地板上,上面凸起的茱萸粉嫩无暇,施言的胸又软又大,陆时峥一只手掌几乎覆盖不住全部,指间缝隙处溢出香艳的乳肉,触感柔软,令人爱不释手。

    施言秀眉紧蹙,原本清澈的双眼此时变得迷离,贝齿咬着柔软的唇瓣,强压着自己不发出声音,雪白的脖颈高高昂起,在灯光的映照下犹如白天鹅般高贵纯洁,但这张脸上现在媚意横生,俨然是一份饥渴难耐的表情。

    像是堕落人间的天使。

    陆时峥黑眸盯着女人散发着媚意的小脸,眼神愈加深暗,犹如平静的海面下,翻涌着无尽的骇浪。

    男人衣服还算整齐,黑眸低垂,英俊如刀刻般的脸庞,反观他面前的施言,裙子脱了比没脱还诱人,若是有人进来,看到这淫靡的画面,必会大吃一惊,以为是外面那些不安分的女人自己送到男人面前,试图勾引他。

    下身的肿胀几乎要撑破黑色西裤,陆时峥直接低头吻上了她的脖子,肆意吮咬,一点点在她身上留下痕迹,鼻尖更深刻的闻到她身上的玫瑰香气,这个女人,怎么这么好闻

    无时无刻,都在引诱着他。

    施言攀住他厚实有力的肩膀,呼吸急喘,在他的耳边低声叫道,“不要有人会进来。”

    她没想到会在这碰到陆时峥,更想不通他为什么会突然在这发情。

    方才搂着她进来的时候,男人便顺手锁上了门,但这一切,施言并不知道,陆时峥似乎也没有打算告诉她。

    就这么任由她惊慌失措的样子。

    陆时峥薄唇微勾,她在他身下,这么一副样子,还有脸说出不要这两字么?

    “你试图勾引我,我如愿上钩,不正合你意么?”

    “不我没有啊!”陆时峥突然咬住她胸上的乳头,粉嫩的乳头受到猛烈的刺激,不一会儿,变得硬挺起来。

    洗手间外,这时传来一阵脚步声,紧接着又响起男人急切的呼唤声,“施言!你在里面吗?施言?!”

    是林锦城!

    林锦城在包间里没看到施言人影,后来问了其他人儿才知道她去洗手间了,等了许久,也没见她回来,便沿着包间寻过来。

    陆时峥明显的感受到怀里的女人身子猛地一颤,迷离的双眸逐渐清明起来,抬起眸,却对上男人危险如黑洞般的双眼,此时像看猎物般正紧盯着她。

    “要出去找他么?施言,你就这么想要男人?”他嗓音低沉,却阴冷至极。

    像是施言下一秒真说出一个“是”字,他就能把她弄死。

    陆时峥手指探到她腿间,触到水意泛滥的花唇,缓缓挤推进去,指腹轻柔的按压着花穴内的花核,不到片刻,施言已被他玩弄的娇喘吁吁,穴内酥麻犹如蚂蚁嗜咬,不一会儿又涌出一股水液。

    “你说你浪不浪?嗯?”温热的水液喷在男人的手指上,陆时峥眼里的红欲浓得让人心惊胆战。

    施言紧咬着唇,摇晃着脑袋,头发贴在微湿的脸颊上,两颊绯红,勾得人想脱去裤子立即去干她。

    穴内的异物猛地抽出,耳边传来金属扣皮带被解开的声音,施言便明白他想做什么,心中一慌,下意识的就想逃,她不想在这里,被男人强压着干一场。

    但陆时峥却不在意这些,他想要她便要了,她也只能乖乖躺在他身下,哪里去不得。

    男人果然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欲望说来就来。

    然而没等她推开身前的人,摸到洗手间的门柄,便被他扯了回去。

    陆时峥将裙子撩到她腰间,抬起她一条纤细的长腿,内裤扯下,露出幽秘的花穴,西装裤里的肿胀被释放出来,蓄势待发的紫红色肉茎抵在穴口,狠狠的挺了进去,“啊”

    一声满足的喟叹从滚动的喉间流出,两人同时感受到了快感。

    她穴里已经有了水意,粗大的肉棍进去时不至于太艰难,花穴内又紧又软,似有千百张小口吮吸舔弄,一进去无尽的快感接踵而至,大掌掐着施言的细腰,让她更贴近自己。

    “你是我的,这穴也是我的,除了我不许让别的男人进去,听到没有?”

    陆时峥双眸赤红,边说边插着,硕大的龟头劈开紧致的肉壁,在她穴内摩擦,青筋勾刮着媚肉,每一次全根抽出,又用力挺进,紫红色肉棒抽出时翻出粉色的嫩肉,淫液顺着腿根往下,一点点滴落在地板上。

    陷入疯狂快感中的施言听到男人下命令般的这话,觉得陆时峥简直有病,但她说不出话来,或者说她不敢发出声音,林锦城还在外面,没有得到回应,还在一遍遍叫着她的名字。

    而外面的林锦城听到里面隐约传来的声音,心中生奇,却没仔细探究,久久没有听到施言的回应,便只能转身往回去的方向走,心想,兴许施言已经回包间了。

    狭窄的空间里,燥热、汹涌,男女压抑的欢悦喘息,肉体的拍打声与甬道内搅动的水声汇集成狂热的交响乐。

    施言手指陷入男人坚实的皮肉里,仰头娇喘,身子被操得摇摇晃晃,像是漂泊在海浪里的一叶扁舟,难以自控,小穴死死紧咬着他的棍棒,暖热、紧致,男人头皮发麻,舒爽到了极致。

    花穴被撑开了一个圆,柔软的腰肢扭动着迎合插干,陆时峥没打算轻易放过她,粗大的肉棒插得凶狠,两人结合的地方泛起白沫,男人每次顶进来,都几乎快到宫口的位置,剧烈的快感让施言忍不住浪叫出声,“啊够了不要了”

    ps:首发:fadianxs.com (woo14.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