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想要吗?自己求我(高h)

    洗手间里温度急剧上升,弥漫着暧昧而淫靡的味道。

    彼此气息交缠,情欲似乎占据了大脑,迷失了人的心智,男人粗胀的肉茎在媚穴中不断抽插,结合处发出咕叽咕叽的淫靡声响,随着男人的用力插干,那湿滑的肉壁欲加收紧,吸得男人差点守不住精关,直接射出来。

    陆时铮换了只手搂住她软得不成样子的腰,另一只手握住了她饱满的的右胸,长指熟稔地掐住顶端柔嫩的茱萸,搓揉几下,硕大的龟头惩罚性的用力顶了几下。

    女人被刺激得发出娇媚的轻哼声,“嗯……啊……”

    施言嘴上说着不要,但身体的快感和欲望却不是她能掌控的。

    何况她的身体被男人开发得差不多了,身体已经习惯性的对他的触碰产生感觉,如今抽插几下身子便被干出爽感。

    陆时铮突然将巨棒从她体内抽出来,没了肉棒的堵塞,湿黏透明的水液源源不断的从女人腿根处流出来,软嫩的花穴被弄得充血红肿,像是娇嫩的花朵被人摧残后的样子。

    施言嘴里哼哼唧唧着,水眸微抬,迷离的看着他,潋滟的水色与情潮混在其中,脸颊红如熟虾,这副样子落在男人眼里,勾得人又是欲火难耐,恨不得下一刻就顶进去,插得她失声浪叫。

    她还到达高潮,小穴里酥酥麻麻,一阵痒感。

    “想要吗?自己求我。”男人眸子漆黑深暗,里面是毫不掩饰的情欲之色,即便如此,他却还能忍住,

    陆时铮说完,低头用力吻住她的红唇,舌头长驱而入,攻城掠池,一寸寸吸吮她口里的香甜,霸道汹涌的气息快要将施言淹没。

    “唔……陆……”

    大龟头抵在小穴口摩擦,性器摩擦时碰撞出汹涌的快感,但他偏偏就是不进去,不愿这么满足她。

    施言的唇被人狠狠攫住,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她身子轻而易举的被他弄起情欲,湿嫩的小穴一颤一缩,极尽渴望着有人来填满它。

    忍不住的还有陆时铮。

    “陆时铮你行不行啊,不行的话就放开我……啊……”挑衅的话刚说出口,男人将她臀部一抬,精瘦的腰猛地用力,粗大的肉棒狠狠挺入穴道,就着润滑的淫液,一气顶到最深处。

    “啊……”

    洗手间里回荡着女人娇媚的呻吟和男人压抑的低吼声,以及经久不散的气息。

    手指拨开女人汗湿的头发,露出一张娇媚如花的小脸,陆时铮眸色幽深,加快了肏干的速度,肉穴紧收,犹如无数张小嘴裹住棒身,绞着巨棒不放。

    最后,大龟头顶到甬道里的敏感点,施言面容突然扭曲,小腿绷直,细长雪白的脖颈高高扬起,尖叫着泄了身。

    肉棒被湿滑紧致的肉穴吸得动弹不得,怒涨的青筋突起,陆时铮爽得头皮发麻,马眼处射出一股腥浓的精液,一滴不漏地灌入女人的子宫……

    高潮褪去,意识回笼,施言呼吸还有些喘,她低头看着腿间的混浊液体,皱紧了眉,控诉道:“陆时铮,看看你弄出来的东西,我这还怎么回去啊……”

    陆时铮低头看了腕表,刚才做的时候他衣服没脱,衬衫被施言手指抓出了些许褶皱,现在已经穿戴整齐,一副衣冠楚楚的模样。

    女人嗓音低哑,又娇媚至极。

    “乖,一会我让人送你回去。”陆时铮低头吻了吻她的唇,话语似诱似哄,刚从施言身上得到满足,此时眉宇放松慵懒,向来俊冷的脸庞也带着几分柔和。

    甚至还大发善心的给她整理了下裙子。

    ps:首发:rouwenwu9.com (woo17.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