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前戏(微h)

    男人抚过她白皙细长的大腿,温热的大掌从她裙下穿梭探入,下一秒,带着挑逗意味的长指压在薄薄的内裤上。

    施言的脸颊在昏黄的光线下染上晕红,明亮清澈的眸子此时宛如一汪盈盈春水,勾魂摄魄,瞳孔里倒映出一张缩小版的英俊冷硬的脸庞。

    身上突然传来一片凉意,施言胸口前的衣料和内衣被人往上拉,下面的裙摆也往上推至她腰间。

    两颗硕大的浑圆弹出,皮肤白的晃人眼睛,平坦的小腹,再往下则是让人想一窥究竟的芳草幽地。

    陆时铮直接覆身而上,大掌握住女人一只雪白丰满的胸乳,搓揉按压,画着圈在乳尖周围打转,奶子被男人揉捏出各种各样的形状,指间缝隙处露出了些白皙软嫩的乳肉。

    浑圆上面的茱萸粉嫩无暇,粗砺的指腹细细摩挲着,在他的攻势下,逐渐变得硬挺起来。

    “啊……”娇吟声自她朱唇逸出,两只白皙藕臂缓缓攀上陆时铮的肩膀,勾住他的脖子,施言这才知,男人身上的温度此时灼热得烫人,她低低叫他的名字,“陆时铮……”

    男人的呼吸声变得粗重而急促起来,就贴着施言的耳边,如同鼓鸣般,隐约带着撩拨意味,施言的耳朵也变得滚烫起来。

    空气里,暧昧、温热的气息骤然攀升,她的大脑渐渐失去理智,心智也迷乱了,身体里似乎压抑着,又涌动着一股情潮的欲望。

    他大掌探到她两腿之间,扯下薄薄的内裤,手指抚摸着紧闭柔软的花唇,施言那处地早已湿了,穴缝间此时流淌着湿润的水儿,很快,晶莹的液体便弄湿了他的手指。

    陆时铮眸色幽暗,跳跃着无尽的焰火吗,他拨开那处唇缝,将食指插进去,穴中突然有异物闯入,女人身体一颤,又涌出一股水来。

    陆时铮盯着床上扭动着腰肢的施言,只觉得她浪得没边了。

    他原本也没有打算要忍的心思,  当下便没打算今晚要放过她了。

    施言自然是能猜到他要干什么的,在意识淹没之前,她伸手捉住他作乱的大掌,“不要……”

    她抬起眸,便对上那双黑眸,深沉,晦暗,如同漩涡般深得似乎能将她吸进去,灼烧她的心智,难以自拔。

    手心下的大掌温度灼热滚烫,蕴含着力量,隐约蕴含着燥郁,似乎在克制什么。

    “我不舒服,疼……”施言咬着唇,水光盈盈的眸子勾着他,她下面还疼着,陆时铮看着禁欲,但欲望的匣子一旦来了,止都止不住,做起来就跟不要命似的。

    她和陆时铮平时见面次数不多,一周差不多两叁次,有时因为工作原因,十天半个月没见面都正常,但每次做完她第二天腰都是酸的。

    洗手间那次,陆时铮其实没尽兴,怎么可能尽兴呢,就弄了一次,还是在那么狭窄的空间里,受限大,兴许是因为环境问题,女人身体敏感,反应又出奇的大,下面小穴如同紧紧裹住他的,紧致得让人头皮发麻,很快便让他缴械投降。

    男人像是没听见,低头吻住她,从雪白胸乳一路往下……

    房间里一时安静了下来,只传来那让人的喘息声。

    下一秒,女人指甲陷入男人结实的手臂肌肉里,“啊……陆时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