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有没有想我 (ωoо1⒏ υip)

    今天晚上,大家兴致都很高,边喝边聊,直到十一点了才相继离开。

    施言离开酒店之前去了趟偏厅的卫生间,偏厅外面连着露天式花园,草坪上的地灯此时散发着昏黄的暖光,星星点点的光芒点缀着寂静的黑夜。

    夜里更深露重,此时走廊没什么人经过,远处万家灯火在黑夜里熠熠生辉。

    等她再次走出来,腰忽然被从石柱后面伸出来的大掌搂住,身子被压在冰凉的墙上,转角处的玻璃幕墙反射出此时两人紧密交缠的画面。

    女人身子软得没什么力气,陆时峥低头在她脖颈处闻了闻,一股清淡的酒香钻入他鼻尖,他抬起头,便见女人微眯着眸,眼神迷离,纯澈无辜得像森林里的小鹿,勾的人欲火焚身。

    “喝了多少酒,嗯?”说话时闷热的呼吸尽数喷在她脸上,施言似乎觉得痒,忍不住偏头躲了躲。

    她边说边摇头,嗓音娇软,不忘回他:“不多,就一点点。”

    陆时峥扣住她尖细小巧的下巴,逼她直视着自己,“还能认清我是谁么?”

    施言此时被他拥着,身形差距原因,就跟窝在他怀里一样,抬头的时候视野里只看到他坚毅分明的下巴,亮闪闪的眼睛盯着他,像是在仔细辨认,几秒后她似乎认出来了,两只纤长的手臂从他脑后勾住他的脖子,像只猫儿般钻到他脖颈处蹭了蹭,“陆时峥你怎么来了呀?”

    两人一路进了电梯,陆时峥一只手搂住她的腰,另外那只从她腰后伸出按下电梯键,窄小的空间里,男人呼吸粗重,声音低哑,贴着她的耳朵说:“嗯,有没有想我?”

    白皙脸颊泛起被酒精熏染后的绯红,明艳动人的脸,此时毫无攻击性,又比平时多了几分娇憨,陆时峥看得心尖发软,身下那处肿胀得发痛起来,快要撑破西装裤。

    男人在电梯里就开始吻她,密密麻麻,带着微凉温度的吻落在她肌肤上,施言失神地仰着脑袋,一股燥热的火气在她身体四处乱窜,难受得快要炸掉。

    不一会儿施言就热烈的回应起来,手指抱住他的脑袋,掌心下的黑色短发硬的扎手,娇艳红唇亲吻他的下颌,慢慢蹭到他唇上。

    陆时峥将她提起来,狠狠地在她嘴上咬了一口,施言吃痛皱眉,想躲却躲不掉,湿热缠绵的吻在两人唇齿间纠缠,香舌被勾住,津液从唇间流出,拉出淫靡的丝。

    大掌摩挲着她细嫩的肌肤,从锁骨往下,隔着裙子布料握住她一边的胸乳,用力揉搓起来,抓揉出各种形状。

    “叮”的一声,电梯停下,陆时峥停住动作,一把将她抱起,朝外面走去。

    顶层套房的门被男人的腿踢开,发出沉闷的声响,施言被抵在玄关的墙壁上,陆时铮开灯的时候,她的手指便胡乱摸索着往下,划过他紧实分明的腹肌,摸到他西装裤下的那处凸起,轻而易举地贴住,“唔好烫啊。”

    还没等走到床上,陆时峥就忍不住分开她的腿,拉下那层薄薄的内裤,挺身操了进去,结合的瞬间,两人不约而同的发出一声喟叹。

    甫一进去,媚肉就紧紧的裹住他的肉棒,蜜汁泛滥的小穴让男人进去得十分顺畅,粗大硬挺的棒身挤压着里层软肉,甬道被塞得毫无缝隙。

    久违的舒爽让男人头皮发麻,差点就忍不住射了出来。

    巨根在她肉穴里插进抽出,就这般操了几下,施言已经说不出完整的话,一开口便是破碎的呻吟声。

    陆时峥将她抱起来,细长的腿顺势缠在他腰上,大手箍着施言两瓣臀肉,就着插在她穴里的姿势,一路走进卧室。

    “唔啊啊”埋在她屁股缝间的性器像一根硬邦邦的烙铁,炙热滚烫,行走间,硕大的龟头直往她花心深处顶。

    身子被扔在柔软的大床上,接着高大的阴影便压了上来,陆时峥俯身半跪在床上,低头注视着身下妩媚的女人,双腿被人拉开,穴口此时被撑出了一个圆洞,半根性器都被吃进了那窄小的水穴里,似有无数张小口紧紧地咬着他粗大的肉棒不放。

    底下性器忽然停住不动,施言忍不住抬高臀部贴过去,磨蹭着他的肉棒,此时体内的情欲全被挑起来了,小穴深处又痒又麻,难耐地催促道:“你快动一动呀。”

    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忽然攥住她的下巴,黑眸里涌动着危险的气息,“告诉我,你想要什么,不说就不给你了。”

    施言这会儿也没什么理智,扭着腰肢,被男人引诱着说出无比撩人的话,“想要哥哥的大肉棒用力操我。”

    陆时峥顿时理智全无,叁两下就把她身上的裙子撕碎,灯光下,女人赤裸的身子白得发光。

    没了衣服的遮挡,两个乳球弹了出来,在男人注视下颤颤的抖动着,乳尖红梅,艳艳地耸立着。

    他解开衬衫扣子,大片精壮的胸膛露了出来,接着抽出皮带,和脱下的裤子一起,被他随意地扔到了地上。

    陆时峥深吸了口气,将那半截性器抽了出来,接着五指扣住那软弹的臀肉,硕大的龟头抵在湿润的穴口处,破开层层阻碍,狠狠冲撞了进去,也不给她喘气的时间就用力插干了起来。

    “啊”施言浑身战栗,头部后仰发出一身绵长的尖叫,贝齿咬着饱满的唇瓣,雪白的身子逐渐泛起粉色的光泽。

    粉嫩的穴肉被肏得泛红,随着肉棒的抽动不停地翻出,两人结合的地方水液泛滥,逐渐打湿了身下的床单。

    两只白花花的奶子随着男人的插干不停跳动着,陆时峥被迷了眼,张嘴咬住已经挺立的乳尖,大力吮吸,底下性器仍在疯狂的操弄着。

    施言脑袋几次差点被顶到床头,下一秒就被拉了回去,剧烈无比的快感像暴风骤雨一样涌来,她觉得自己的呼吸都快被淹没了。

    噗嗤噗嗤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清晰非凡,沉甸甸的囊袋拍打在雪臀上,伴随着“啪啪”的声响,每次都是全根进入又全部抽出。

    施言半张脸埋在枕头里,那种刺激又临近崩溃边缘的感觉让她不住颤抖,身处云端,又怕掉下来。

    “继续叫。”男人喜欢听她的叫声,每次做都会逼迫她出声。

    “不要这么快啊”

    她越是这般说,他便不肯放过她,抓住她的脚腕往下拉扯,迎合他的每一次肏干,龟头用力往那处细窄的宫口捣去,原本就紧致狭窄的甬道更加用力的收缩,发出咕叽咕叽的水声。

    抽插的力度越来越大,快得让她承受不住。

    快感如同翻滚的巨浪将意识掀翻,施言身子突然绷出一道曲线,穴内收紧,脚趾蜷缩起来,体内一阵痉挛,接着源源不断的水液涌了出来,淋在男人的肉棒上。

    “嗯哼……”男人喉咙里发出性感的低吼声,被她水穴绞得当下没忍住,抵着她的臀射了出来。

    花穴被浓精灌满,还有些装不下的浑浊白液顺着两人的交合处滴落到床单上。

    满室都是释放后的淫靡麝香味。

    滚烫的汗珠沿着男人坚实的胸膛不断滴落,整个过程,陆时峥都盯着身下的女人,那张布满情潮的脸,眸中水雾盈盈,眼神失焦,红唇微张,一看便知是被干爽了。

    陆时峥握住她起伏不断的一只娇乳,眯眸看她,心想,这女人,喝点酒就骚得不行。

    ps:首发:rourouwu.in (woo18 u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