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你全身上下我哪儿没看过?

    施言洗得差不多的时候,忽然想起来她似乎没有衣服穿,她站在镜子前面,双手抱在胸前,脑袋放空的时候,身后的门突然开了。

    施言听见声音回头看去,就见原本应该熟睡的男人已经醒了,他长腿一跨,从外面进来,她身上一点都没穿,哪怕再亲密的事情早已做过不少,但要赤身裸体相对,施言还是有些赧然,“你你怎么进来了?我还没好,你快出去!”

    浴室里准备了干净的浴巾,她扯了条迅速围在身上,浴巾不长,底端勉强盖过她臀部的位置。

    门没有锁,陆时峥很容易就开了门。

    男人身躯高大,一进来,原本就不大的空间里就变得逼仄了些。

    视线里捕捉到一片白花花的春色闪过,不过很快消失在眼前,他目光直白又深沉地盯着她,漫不经心地回应。

    “遮什么?你全身上下我哪里没看过?”他倚在门框边上看她,语带调侃,很是嚣张。

    这浴巾根本遮挡不住什么,反而将她身子衬托得更加性感动人,她双手环抱于胸,胸前的两团柔软被包裹着高高撑起,白皙的乳肉露了大半出来,不堪一握的腰肢,挺翘饱满的臀勾勒出诱人的弧度。

    男人光是看着,就觉得下面硬了。

    一听这话,施言又气又恼,瞪眼看他,?“你还说,我裙子被你弄坏了!”

    相比她的反应,陆时铮显得很无所谓,??“赔你就是。”

    他上半身赤裸,露出肌理分明的胸膛和人鱼线,一步步朝她走过来,施言手指紧攥着胸前的浴巾,眨了眨眼,眼神茫然又大胆地看着他,不明白他想干什么。

    难不成是想用男色来诱惑她?

    世人都说女色惑人,但她觉得这话半错半对。

    英俊的脸突然逼近,施言后背贴着墙壁,鼻尖相对,呼吸交缠,两人都开口,丝丝缕缕的暧昧在空气中弥漫开。

    陆时铮比她高出一大截,俯视的角度看过去时,可以看到那挺翘的鼻梁线条,纤长卷翘的睫毛在眼睑下方投下一片阴影,营造出一种让人觉得她温柔又很乖的假象。

    一只手忽然扣住她后脑勺,压着她的唇低头就亲了下去,另外那只手掌将她合拢的五指逐一掰开,接着反握住,没了力支撑,薄薄的浴巾顺势就从她身上滑落下去。

    “唔……”

    强横而霸道的吻袭来,紧闭的牙关被撬开,直接长驱直入,勾着她的舌头,尽情纠缠,热烈而凶猛地攫取她口中的甜蜜香津。

    这猝不及防的甜腻接吻,让施言呼吸紊乱而急促起来,她睁大眼看着眼前的俊脸,一时失了神,任由他动作,睫毛轻颤,心跳加速。

    “疼……”

    胸前传来一股疼痛,她皱眉嘤咛了一声,粗砺的大掌指腹正抓着她的胸肆意搓揉着,含着乳尖轻轻咬着,用不着多少攻势,酸软的身子很快就瘫得像一汪水。

    本来经历了昨晚,她身上都是纵欲后的痕迹和酸疼,要是再来的话,她也承受不住了。

    施言被弄得意乱情迷,直到门口的敲门声让她恍然清醒过来,见他依旧锢着她的腰不愿放,只好对着他肩膀用力拍了几下,“陆时峥外面……有人在敲门!”

    几秒后,陆时铮才恋恋不舍的松开她,幽黑的眸子落在她泛红的脸颊上,视线往下,便是她的唇,修长的手指按揉着女人被吻得红肿而水润的唇,动作漫不经心又带着轻佻的意味,无声中透着股说不出的色情。

    两人身体紧贴,她似乎能听到他胸腔里强有力的心跳声,坚实的手臂肌理分明,蕴藏力量,体温灼着她的掌心。

    施言能感受到底下抵着她大腿根的那根巨物斗志昂扬,她低头瞥了一眼,并不惊讶,她不知道天底下的男人是不是都这么容易起反应,但陆时铮显然是属于那种不经撩的,这还是在早上呢。

    “晨勃而已。”陆时峥瞥她一眼,就猜到她在想什么,解释道。

    他声线低沉喑哑,带着毫不掩饰的欲色。

    “陆先生,既然是晨勃,那就不关我的事了,你自行解决吧。”施言不想和他再待下去,说完便果断的捡起掉在地上的浴巾,重新围好后,迅速出去。

    陆时铮还未反应过来,她已从他臂弯下出去,像只逃脱掉的猫儿,他盯着女人的背影看了一会,想起她方才出去前说话时嘴角上扬,脸上染着几分狡黠和得意的笑容,微微上挑的眼尾,自带不落俗套的风情。

    对于施言这种撩了就跑,又不负责的坏习惯,陆时铮恨不得把她抓回来狠狠收拾一顿,以免助长她威风,他日再犯,但眼下……他低头看了眼兴致勃勃的兄弟,眸色逐渐幽深,随后面不改色的关上浴室的门,打开花洒,温凉的水源源不断的从头顶淋了下来。

    ……

    施言走出浴室,仔细打量着周围环境,干净简约的装潢让她隐约猜到这里应该是酒店之类的地方。

    门口站着周律,看见开门的人是施言的时候,惊讶了几秒后就淡定下来。

    “周秘书?”她斜倚在门框上,眼里含笑。

    刚洗完澡的女人,不同以往见到的那般美艳绝伦,此刻如同出水芙蓉般,肤色雪白,不施粉黛,浑身上下仅有一件浴巾遮挡,很容易就让人联想到什么,想起陆时铮在电话里吩咐的事情,心中了然,他低下头去,不敢多看一眼,“施小姐,我来给陆总送衣服。”

    说着便将手里的袋子递到她面前,施言接过来看了一眼,黑色衬衫里面交迭着女人穿的衣裙。

    周律听到里面有水声传来,猜想应该是陆时铮在洗澡,他送完东西后没有多待,“施小姐,麻烦你转告给陆总,车子在酒店楼下等着……”

    施言关上门,重新回到房间里,周律送来了两个袋子,一个装着适合她穿的衣服,另外一个装着贴身内衣裤,衣服是香奈儿的当季新款,上面还有未拆的吊牌,她很快换好衣服,又在房间里晃了一圈,最后在客厅的沙发上找到自己的包包和手机。

    十分钟后,陆时铮再出来的时候,房间里已经没有了女人的身影,空空荡荡,卧室的大床上,一个多出来的购物袋子格外显眼。

    ps:首发:rousewu.vip (woo18 uip)